一夜驚喜溥先生請自重第2章 致命邂逅

-

鄒冉茫然的走在杭城的街頭,眼眸中都是霧氣,剛纔的堅強和果敢早已消失殆儘。

家,她這副樣子是不敢回去的,因為怕媽媽會傷心難過。

陸揚家世好、工作也不錯、對她也很體貼,他們交往了半年,媽媽便催她結婚。

媽媽的想法她明白,她希望女兒有一個幸福的家庭,不要再走她的老路。

鄒冉在街頭徘徊了許久,腿腳實在累了,抬頭一望,右手邊有一家叫做致命邂逅的酒吧。

鄒冉的唇角扯了一下,她不想有什麼豔遇,隻想歇一下腳。

進去之後,鄒冉點了一瓶最便宜的酒,坐在吧檯前便給同事加死黨打了一個電話。

“木子,出來聊五毛錢的?”鄒冉忽然感覺自己有傾訴的**。

“鄒冉,我和世軒在看電影,一個半小時以後我去找你!”說完,那端就掛斷了電話。

低首望著閃爍的手機螢幕,鄒冉撇嘴嘟囔。“關鍵時刻,重色輕友。”

好吧,一個半小時,她等好了。

鄒冉倒了一杯酒水出來,然後仰頭一飲而儘。

她也不知道這是什麼酒,雖然便宜,但是味道還不錯,酸酸甜甜的。

可能是心裡憋屈加上無聊,她便一杯接著一杯的喝了起來。

鄒冉不知不覺便喝多了,有一個不懷好意的男子湊了過來,並對她動手動腳,可她已經不知道拒絕。

這時候,一位凝視了她很久的高大身影走了過來,一把推開了那個不懷好意的男子,惹得那個男子罵罵咧咧了兩句,離開了。

高大男子望了已經爛醉如泥的鄒冉一眼,便上前扶起了她。

鄒冉以為是木子來了,馬上閉著眼睛抱住了他的腰,臉還不斷的蹭著他胸前的衣襟,低聲嘟囔道:“你怎麼纔來?我等你很久了!”

高大男子低首望著躺在自己胸口小貓一樣的鄒冉,眉頭輕輕一皺。

此刻,鄒冉的口水都流在了他的衣襟上。

“真的是你嗎?”他的手指輕輕的撫摸著她左臉頰上的痣,漆黑的眼眸透出一抹癡迷……

睡夢中,鄒冉不但頭疼,下身也疼,感覺身子一直都在搖晃,彷彿飄蕩在海麵上的一艘小舟,風浪來臨時,她的雙臂緊緊抱住了一棵賴以求生的大樹,生怕自己會被風浪卷下去。

昏昏沉沉的不知道多久之後,鄒冉被一陣香菸味嗆醒了。

“咳咳……”鄒冉咳嗽了兩聲,睜開了惺忪的睡眼,突然發現自己置身一個陌生的環境裡。

“醒了?”忽然,耳邊傳來一道低沉的男音。

鄒冉一轉頭,發現沙發上赫然坐著一個人!

他,二十七八歲左右,有一張刀削般的臉龐,深刻的五官,薄薄的嘴唇和堅毅的下巴,身上白色襯衫的釦子有幾粒冇係,衣領微敞,隱約露出飽滿的胸肌,渾身都散發著男人的陽剛之氣。

尤其那雙深邃不見底的眼眸,透出一抹孤傲的光芒,卻是更加的讓人著迷。

看到這個男人,鄒冉心慌了,繼而低首望了被子中一絲不掛的自己,她馬上明白昨晚發生了什麼,原來昨晚她一直抱著的大樹是這個男人的脖子!

她真想伸手扇自己兩個大嘴巴,學人家出來買醉,可是又冇有人家的酒量和承受力,現在可好,搭上了自己珍藏二十幾年的東西,她虧大了!

鄒冉的眼眸忽然掃到酒店床單上繡著希爾頓的字樣,天哪,這竟然是本城最高檔的那家七星級酒店。

鄒冉臉色微紅,知道她要做的是馬上離開,不能和這個男人扯上任何關係。

下一刻,她便慌亂的抓過自己的衣服。

可是,一隻大手卻是抓住了她握著衣服的手腕!

“你……想乾什麼?”鄒冉一抬眼,慌亂的眸子撞上了他深邃的眼眸。

“昨晚你很主動,想乾的,我們都已經乾完了。”他傾身上前,手指看似無意的碰觸了一下她左臉頰上的痣,眼神癡迷了一刹那,然後便鬆開了她的手腕,聲音低沉而冷淡的道:“現在我想和你談一筆買賣!”

“什……什麼買賣?”鄒冉閃了下身子,緊緊的攥住腋下的被子。

職業病的她掃了一眼他身上的衣服,件件都是本季的限量款,他的身份肯定非富即貴。

她冇大額存款、冇高額信用卡,肯定買不起他什麼;她一冇車,二冇房,三不生產商品,也冇什麼東西可以賣給他。

隨後,鄒冉猛地一抬頭,迎上他漆黑清冷的眼神,心想:他想買的不會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