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7章《山海經》殘卷有問題

-

夜色已濃,風澹淵踏進永寧宮時,屋裡的燈亮著。

魏紫坐在案桌前,對著一張紙,正凝神想著什麼,抬頭見風澹淵進門,便吩咐風霜:“把晚膳端上來。”

“你還冇吃?”風澹淵不禁皺了眉。

“吃了一點,又餓了啊。”魏紫笑道。

風澹淵明白了,這是特地等著他一起吃呢,方纔從禮部那邊受的氣,便煙消雲散了。

懶得理那些腦子被門夾的迂腐之人。

用完膳,魏紫帶風澹淵來到案桌前,說道:“早上說的那些事,我有些猜測,想同你說一說。”

風澹淵見她精神很好,便也不擔心她累著了,同她一道在桌前坐下。 魏紫道:“‘他們’是誰?按著‘他們’對付羿族的手段,是敵,非友。我下午想到了這幾條線索——”

她把紙推到風澹淵的麵前,指著上麵的字道:“首先,你在雪山的空間記憶裡,見過祭祀和族落之戰,祭祀之人和與羿族作戰的一方,想來便是‘他們’的先祖。”

“所以,‘他們’應該是跟羿族一樣,源自一個很古老的族落。”

風澹淵將一杯蜂蜜水推到她麵前:“潤潤嗓子。”

魏紫喝了一口,繼續發揚做教授時的鑽研勁:“這是很重要的前提。在此前提之下,我發現了一個很大的疑點,據琅嬛閣裡的《山海經》殘卷記載,羿是一位野心家,想要攻上天梯,占領神界。為此,神界便派出了鑿齒等神獸,以及十個太陽,試圖毀滅以羿為首的部落聯盟。誰知羿神勇無比,不僅射殺了鑿齒等神獸,還射落了九個太陽。” “可是,據南溟所言,羿把射落的九個太陽,連同落日弓一起封到了另一個空間。如果琅嬛閣《山海經》殘卷的記載是真的,那這個行為就很奇怪。把九個太陽放到另一個空間,已經能夠解決太陽的問題了,為何還要用對羿族那麼重要的落日弓來封印?”

“先不提羿族從此染上怪病之事,羿失去落日弓,等於失去了左膀右臂,他又如何攻上天梯,占領神界?這個邏輯就完全不通了。”

“你我都能確定,南溟冇有說謊,那麼結論隻能是琅嬛閣《山海經》殘卷不實。問題來了,為何會出現這麼一個版本的《山海經》呢?”

“我猜測‘他們’這麼做的目的,就是為了抹黑羿族,或者說掩蓋他們所做的一些行徑,像這次帝都的案子一樣,把汙水都潑在羿族身上。”

風澹淵聽到這裡,讚同道:“說得通。”

順手把蜂蜜水端起來,放到魏紫嘴邊,魏紫就勢喝了兩口:“所以,市麵上流傳的《山海經》以及一些神話,大概都是符合遠古史實的,也許不能詳儘還原事情的來龍去脈,但至少把事情記下來了。據此,我翻查了手機上與此相關的資料,從與羿族對立的族落裡,找尋‘他們’的蛛絲馬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