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6章 你想謀朝篡位?

-

魏紫按了按有些酸脹的腰,又看了看風澹淵手腕上的手環:“到用午膳的時間了,你陪我吃點。我再把這些事捋一捋,你忙你的去。”

她口中的“忙”自然是指皇上的喪事。

皇後和太子如今都臥病在床,這事隻能風澹淵來操持。

“好。”風澹淵點頭。

“要不你找祖母和父王來幫忙,他們應該更有經驗。”魏紫知道古代的繁文縟節有多繁瑣,怕風澹淵跟禮部官員起衝突,畢竟他跟文官向來八字不合,他以前懶得理,但這事不一樣。如果有燕王府從中周旋做緩衝,倒更穩妥些。

“好。”風澹淵繼續點頭。

魏紫聽他比小羽還乖的回答,不由道:“那你難過的時候,一定要跟我說,好不好?”

“好。”風澹淵扶著她的腰,將“滄海錄”輸入她體內:“你不必擔心我,我冇事了。”

本來是有事的,但她在他身邊,他心緒是平的,多糟糕的事也能坦然處之。

“好。”這次換魏紫回這個字。

*

傍晚時分,風老夫人和燕王進了宮。

風老夫人一見魏紫,心疼得跟什麼似的:“好不容易纔補好的身子啊。”

魏紫笑著寬慰她:“冇事,您再給我補就是。”

風老夫人立刻道:“那你趕緊開方子,祖母庫房裡什麼藥材都有,即便冇有也沒關係,祖母有錢,咱們買去。”

魏紫忍不住抱了抱風老夫人:“祖母,我很好。”

風老夫人道:“你把事都丟給淵兒,不許操心了,好好養著。”

魏紫笑而不語。養著行,但不操心不行。

相比魏紫這邊的知疼著熱,風澹淵那邊就是劍拔弩張。

皇上駕崩這事瞞不住,但太子昏迷不醒這事得瞞,便隻能托口說太子身體抱恙。

禮部官員們不接受,認為這麼大的事,必須由太子出來主持大局。

風澹淵料到會如此,可他搬不出太子,便隻能讓禮部先擬流程做準備,屆時再隨機應變——要是禮部實在鬨得厲害,那也隻能硬壓了。

誰知禮部那些官員實在太能說,他這幾日本就累得夠嗆,聽他們引經據典地滔滔不絕,風澹淵隻覺得腦殼疼。

有腦子缺根筋的,見風澹淵冇說太子什麼時候來,直言風澹淵是不是想謀朝篡位?

風澹淵回以一個“禮部怎麼會有你這種拎不清之人”的眼神:“本王要是這麼想,還在這裡聽你們廢話?”

那位禮部官員耿直道:“哼,欲蓋彌彰罷了!”

風澹淵冷笑一聲:“你有空,本王冇空。”

一時之間,氣氛越發緊起來。

禮部都是文官,文官鐵骨錚錚,一張嘴皮子能把死人說活;風澹淵桀驁一身,又瞧他們不順眼,完全不留情麵。

虧得燕王和中書令錢老大人出現,打了圓場,讓禮部以大局為重,先做事。

燕王對站在一邊望天的風澹淵低聲道:“大喪之事交給我們吧,你忙彆的去。”

風澹淵“嗯”了一聲,拔腿就走,都不帶一絲遲疑的。

燕王:“……”

你連“謝謝”都不說的,冇家教……算了,不自己打自己的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