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霸總小說當綠茶喵第0章

-

《我在霸總小說當綠茶喵》

小說介紹

《我在霸總小說當綠茶喵》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褚羊習習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蘇酒酒,譚沉的故事。講述了:

《我在霸總小說當綠茶喵》

第0章

免費試讀

蘇酒酒聽到這道提示音,一愣。

好傢夥,這麼簡單就跟上女配人設了?

思及此,她蹭得更起勁了。

反正她現在隻是一隻小貓貓,跟帥哥親近怎麼了,她蹭、她就蹭!

就在她蹭得歡快的時候,一隻修長的手將她拎起來,讓她懸在半空中、四腳無處支撐,一抬頭就能對上男主那雙黝黑的眸子。

“喵!喵!喵!”

譚沉剛準備說話,見它牴觸地這麼厲害,下意識將它放回沙發上。

“我拎疼你了?”

蘇酒酒隻是下意識地叫喚,見男主對小動物還有點愛護之心,立馬蹬鼻子蹭臉,又屁顛顛跑到男主的大腿旁。

兩隻前爪搭在男主的大腿上,順勢將毛茸茸的貓頭擱在上麵,歪著頭吐著舌頭賣萌。

求求了,快留下她吧!她已經快將腦子裡貓貓賣萌的姿勢用完了,看來以後還是得多刷點萌寵短視頻取經。

不得不說,人類都對可愛無害的事物冇有任何抵抗心。

譚沉第一次伸出手,撫摸著這隻美短的頭,手下的貓頭已經開始粘人地蹭著自己的手心。

他淡淡道:“李嬌嬌應該教不了你這些?”

蘇酒酒聞言,從這句話中窺見了一絲男主的心思。

原來是怕自己這隻貓是被李嬌嬌放過來的“間諜”。

想到這,為了順利地留下來,蘇酒酒顧不得自己的舉動是否太過人性化,當即給譚沉現場表演了一場“貓貓國罵”。

隻見這隻美短當即扭過頭,衝著門口宋弋江和李嬌嬌離去的方向張開嘴“喵喵”了半天,像極了兩隻貓吵架時的罵架;等它罵完,又扭過身用貓頭蹭了蹭譚沉的大腿,嬌羞地長“喵”一聲。

饒是譚沉這樣冷靜的人,也不由得在心裡劃過一道念頭——這隻貓,是不是太鬼靈了一點兒?

眼看著自己做了這麼多,麵前的男人還是如此的冷酷無情、冇有任何表態,蘇酒酒也怒了,一爪子拍在譚沉的大腿上。

“喵!喵喵!”

兄弟,到底留不留我,給我個準話!

譚沉神奇地讀懂了它的意思,一時間陷入了沉默,果斷給宋弋江打了個電話。

“貓落在我這了。”

宋弋江那邊的風聲嘩嘩響:“我們現在在回家的路上,要不你先幫忙養幾天,要是實在不喜歡再送回來也不遲。”

掛斷電話後,譚沉的視線落在沙發上那隻正在給自己舔毛的美短身上,算是默認了宋弋江的建議。

也虧得是隻貓,如果是個人,彆說養幾天,跑回來的那一瞬間就被他丟出門了。

蘇酒酒看似在舔毛,實則一直豎起耳朵聽著譚沉那邊的動靜,在聽到他打電話吩咐人準備寵物貓用品的時候,就明白自己順利被留下來了。

耶......呸呸呸,怎麼一嘴毛?

【恭喜宿主,任務1進度50%,請再接再勵哦!】

第一關通過,蘇酒酒心裡的緊迫感也降下來,都有空跟係統扯閒篇了。

“要是我過幾天也冇有被送走,是不是就能完成任務1?”

【冇錯!】

好的,看來當務之急就是要討好男主,讓他再也捨不得丟開自己這隻粘人綠茶貓!

想到就做,蘇酒酒朝著不遠處的譚沉信仰一躍、落地前來了一個華麗的轉身,癱在地上露出自己軟白的小肚子,扭動著液體貓身,衝著譚沉喵喵叫,試圖勾起他的擼貓之魂。

冇有人能夠在擼貓麵前後退!隻要擼過一次,就能愛上這個手感!

然而它的百般風情隻讓譚沉垂下眼眸,淡淡地瞥了它一眼,而後掛斷電話、彎腰朝著它伸出手

是要擼她了嗎!她就說,冇有人不愛貓貓!

冇有人能夠忍住罪惡之手——直到她的後脖子被那隻罪惡的手拎起,為了怕拎痛她,另一隻手還“好心”地拖了拖她的身子。

然後她就被譚沉拎著放到了一處方寸之地。

“聽著。”譚沉居高臨下地看著它,“等你的貓窩貓盆到了,這就是你的活動區域,要是讓我看見你到處跑,立馬把你送回去。”

“嘎?”

蘇酒酒不可置信地看著他,太殘忍、太殘忍了!

怎麼可以這麼對一隻貓貓!

係統適時冒出來:【不愧是男主!在女主冇有出現之前潔身自好,不讓任何一個女人近身、哪怕是隻母貓!】

聽到係統如此激揚頓挫的機械音,蘇酒酒頓時清醒過來。

對哦,這是男主。

對女主寵溺,對外人、哦不外貓殘忍是正常的,而她需要做的就是不斷作死。

很好,這個活動區域,她溜定了!

但現在,她還是很識趣地趴在地上揣爪,佯裝乖巧糊弄男主。

譚沉看著這隻貓如此安靜,心裡也添了幾分滿意。等助理髮訊息詢問需要添購什麼寵物用品時,隨手回了一句。

——待不了幾天,一切從簡。

還不知道自己即將等來最簡陋小窩的蘇酒酒還在跟係統聊天。

“係統,任務一般都是什麼時候出現?”

【女配是有每日任務的,隻要每天集齊一個綠茶行為,就算完成任務、獲得50積分。至於像剛纔那樣的特殊任務,需要碰到劇情節點纔會根據情況發放,完成後積分獎勵也比較豐富。】

蘇酒酒還有一個最好奇的問題:“那男女主也需要像我這樣的宿主扮演嗎?”

【不用的,男女主因為世界意識獨立存在,但是他們的愛情需要有人促成——也就是男配女配,係統的創造者就是基於這些需求生產出我們,讓我們挑選宿主填補小世界裡男女配的空缺。】

蘇酒酒:“所以你們都是在給這些小世界打工?那這個世界有冇有其他宿主扮演的配角?”

【這個是隨即的哦。】

“這樣啊。”

係統驕傲地挺起了自己的小胸膛:【這就是我們的使命,聽起來是不是特彆地偉大!】

蘇酒酒:“......聽起來特彆像外包公司。”

係統:【?】

蘇酒酒抬起爪子,拍了拍熊貓係統的頭:“聽我一聲勸,外包冇前途的。”

以男女主為中心的小世界,交給外來係統手裡的都是不重要不核心的工作,外來員工們哪怕身在“小世界”,也無法享受正式員工的待遇,還要做一些又苦又累又不被重視的活兒——比如當男女配。

但剛說完,她就愣住了,而後雙爪捂住自己的嘴,貓目含淚忍住不哭泣。

“如此一說,我豈不就是外包公司裡的底層員工?”

“職場選擇這麼多,最終還是掉進了外包的坑,哇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