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言顧燁霆全文免費閱讀第2章

-

那一夜,顧燁霆讓喬言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恐懼與陌生。

她從未見過這麼失控的顧燁霆,如同野獸。

隱婚三年,顧燁霆要她的次數也不少,但每次都還算溫和。

顧燁霆是個很挑剔的男人,在這方麵同樣挑剔。

喬言知道,顧燁霆對伴侶的挑選有很嚴苛的要求,至少他對女人有潔癖。

她很乾淨,從未接觸過其他男人,這是顧燁霆最滿意的地方。

顧燁霆曾經說過。

“喬言,你是我選擇妻子最滿意的標準。”

隻是最滿意的標準。

因為她足夠乾淨。

從十五歲回到顧家,她的性格就開始變得孤僻。

除了把她弄哭的譚鬆臣,喬言幾乎和異性冇有任何交集。

顧燁霆很清楚,也很明白。

喬言甚至能理解顧燁霆今晚的失控和瘋狂,因為她觸及了顧燁霆的底線,也破壞了他的標準。

可喬言不明白的是……顧燁霆應該厭惡她,應該覺得她臟,為什麼還要用這種方式來折磨她?

麻木的感受著疼痛,喬言無力承受顧燁霆這如同發泄一般的傷害。

終於失去了意識,喬言卻慶幸自己昏迷。

如若讓她清醒著,這纔是對她最大的折磨。

“喬言!”見身下的人經不起折騰,顧燁霆煩躁的一腳踹開喬言本就不結實的茶幾。

終究冇有做到最後,顧燁霆還是不忍心繼續折騰喬言這弱不禁風的身子。

用毛毯將喬言裹緊,顧燁霆深吸了口氣把人抱緊在懷裡。

如今的喬言,也就隻有在昏睡的時候,纔會像往常一樣聽話。

“明明……隻要你解釋一句。”顧燁霆聲音沙啞。

“為什麼不解釋?”

“劉傳江有什麼好……他能給你什麼是我不能給的……”

顧燁霆呢喃自語,將喬言抱進臥室。

翻找了藥箱,顧燁霆處理喬言手腕上被自己捏出來的傷。

疲憊的躺在喬言身側。

明明他不屑於出租屋的環境,明明他厭惡喬言。

可冇有喬言在身邊,他好像……睡不著了。

……

第二日清晨。

喬言醒來的時候,顧燁霆就坐在床邊。

“啪!”喬言拚儘全力給了顧燁霆一個耳光,失控的將人推開,從床上摔了下去。

摔在地上的同時,喬言的手掌摁在了破碎的水杯上,鮮血湧出。

“喬言!”顧燁霆被激怒,這個從來都很溫順迎合自己的女人,突然變得陌生和抗拒。

喬言,是他的妻子。

至少曾經是。

“顧燁霆……我們已經離婚了,你放過我,我們各自安好,行嗎?”喬言跪坐在地上,哭著求顧燁霆,她隻想好好生活,好好活下去,為什麼這麼難。

顧燁霆的呼吸沉重又灼熱,看著喬言手掌的血跡,被怒意衝昏的意識才慢慢恢複。

恨不得給自己一個耳光,顧燁霆卻倔強的站在一旁,不肯認錯。

他……其實纔是最冇有安全感的那個人吧。

從小被人扔進孤兒院,被顧家老爺子領養,後來遇上喬言。

他承認,他接近喬言,對她好,都是有所圖謀。

他怕……怕正統的大小姐回來了,他這個養子就會被人拋棄。

他害怕再次成為無家可歸的人。

他拚命的想要留住,想要奪取,想要得到更多的東西。

權利,金錢,地位。

無論是什麼,隻要能讓他心安。

“喬言……”看著哭到力竭的喬言,顧燁霆聲音沙啞。

他隻是想要一個答案,不是她喬言不要他顧燁霆,是他顧燁霆……不要喬言了。

“是我不要你了。”顧燁霆起身,一步步離開。

他拚命的向自己證明,是他顧燁霆不要喬言了。

喬言絕望的看著顧燁霆離開的背影。

是他不要她了……

從始至終,都是如此。

她的神明好像蒙上了黑暗的影子,原來……光明不在,所有人都是惡魔。

無力的靠在床上,喬言緩緩閉上雙眼。

誰不要誰,都不重要了。

她啊,隻想好好活下去。

……

那日,顧燁霆來的很急,走的也乾脆。

一切都好像是一場噩夢,讓喬言覺得不真實。

從那天以後,喬言再也冇有見過顧燁霆。

他就像徹底從她的世界消失了。

終於,脫離的乾淨。

海城醫院。

喬言做完腰穿,一個人安靜的躺在病床上。

那一刻,她感覺自己好像被重物攔腰折斷,整個身體麻木,疼痛,又說不上來的折磨。

疼的厲害了,喬言就吃一顆止疼藥。

即使醫生說,止疼藥不能當糖吃。

可腰穿的疼痛,她無法忍受。

“喬言,公司說你不用來上班了。”

喬言還冇有出院,就接到了人事部的電話。

她在公司其實還是很不錯的,她有學曆有能力,很多大項目基本都是她談下來的。

可她不過是請了一段時間病假……

“劉姐,我是請了病假,公司冇有權利辭退我……”喬言聲音有些哽咽。

“言言,姐也跟你相處了三年了,我問你個事兒,你是不是得罪什麼人了?”

喬言的後背有些發寒。

“顧氏集團和公司的合作很重要,那邊的要求居然是不想見到你,你也知道,咱們不是什麼大公司,經不起折騰。”

喬言的傷口疼的愈發厲害了,連止疼藥都不管用了。

她怎麼也冇想到,顧燁霆會對她趕儘殺絕。

“我聽上麵的意思,你是得罪顧氏大領導了,不然也不會把你開除,這些年你為公司也簽了不少大合同,公司確實有點不人道了,要不你打聽打聽問問,給顧氏上麵的人道個歉?”

喬言耳朵嗡鳴,她已經聽不見對方在說什麼了。

顧燁霆……不想見到她。

哈?

海悅確實是靠顧氏吃飯的,如果得罪了顧氏,海悅能不能在海城活下去都是問題。

手指慢慢收緊,喬言什麼都冇說。

丟了工作,她的收入來源就會成為問題。

她後續的治療還要很多錢……

她要怎麼辦?

惶恐的掛了電話,連輸液針回血,喬言都冇有察覺。

顧燁霆,根本不給她活路啊。

“嗡!”

手機再次震動,喬言看了一眼,是劉傳江。

喬言不想接,她不信任劉傳江。

那天顧燁霆失控的像個瘋子,那些照片又是誰提前就拍好的?

什麼人……從多年前就開始算計她了。

她隻是冇有經曆,與這些人互相算計罷了。

“喬言小姐,有個好訊息要告訴你。”門外,主治醫生笑著走了進來。

看來她的檢查結果還算樂觀。

喬言鬆了口氣,抬頭看著醫生。

“今年六月份car-t細胞療法剛剛在國內獲得批準,臨床來看治癒率還是很可觀的,目前全球上市的6種car-t藥物可以選擇嘗試,費用在一百二十萬到三百萬之間。”

醫生推薦喬言嘗試,畢竟癌細胞清零是很多患者的夢。

喬言手指有些發顫,燃起希望的眸子重新黯淡了下去。

“隻要有錢,就可以活下去對嗎?”喬言小聲問了一句。

醫生點了點頭。

以喬言的情況來說,確實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