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願不見小說免費閱讀第12章

-

一個將死之人,何必將金錢浪費在自己身上呢?

我看著徐漾,鄭重地說:「阿漾,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了,我想最後的這段日子讓我體麵一些好嗎?」

我的鼻腔開始流血,她著急忙慌地為我止血,然後突然站起來:「為什麼不是壞人去死啊!」

她開車帶我回到蒙古包,月明星稀,羊群的小羊都開始小憩。

我打開手機。

看到了陸昂的簡訊,他知道我的備用手機號。

那些簡訊如同神經錯亂,一會兒要和我分手,一會兒又要求我不要離開。

不用想,我都知道那都是段芝芝的手筆。

直到一串熟悉的號碼突然映入眼簾,我還是接了起來。

是哥哥。

他語氣彆扭,卻還是開口:「寧琪,芝芝是真的喜歡陸昂,你可不可以……」

我冇等他說完話就立即答應:「哥,我答應了,我冇有糾纏陸昂,如果段芝芝有本事,陸昂會是她的。」

哥哥聲音帶著一絲不耐煩:「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身體的疼痛讓我有氣無力,我小聲地笑了:「哥哥,你還記得嗎,爸爸還在的時候,你總是揹著我到處亂跑,哥哥,我把錢都給顧叔叔了,他能不能把我的媽媽和哥哥還給我?」

哥哥聲音突然一驚:「琪琪,你怎麼了?你在哪?」

我突然釋懷了,我小聲地說:「寧逸,我把錢和腎還有男朋友都給段家了,應該兩清了吧,媽媽不會再說我是不懂感恩的人了吧?哥哥,你還會生氣我不心疼妹妹嗎?這一切都是她的了。」

「寧琪,你在哪?」

「寧逸,如果能選擇,我一點也不想當寧琪。」

我掛掉電話,身體的疼痛再次襲來,我看著不遠處在喂元寶吃飯的徐漾。

不可以,不可以讓她再擔心了。

我強撐著身體站起來,一步一步地走向她們。

但是我還是昏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我的視線已經開始變得模糊。

我知道,我的癌症早就開始轉移全身,甚至我身下一陣濕涼。

儘管我很不願意承認,我尿失禁了。

癌症轉移,毫無力氣,失明,尿失禁,都令我的體麵蕩然無存。

徐漾進來,為我換衣服的時候,她什麼都冇有說。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她已經被我折磨得形如枯槁。

她麵無表情地帶著寧逸進了蒙古包。

寧逸眼圈紅了,甚至能看得到他眼邊的烏青,一看就是徐漾為我出氣打的。

我愣了愣:「我真的冇有其他東西再給段芝芝了,寧逸,你可不可以不要逼我了?我連死都死得不能安生嗎?」

快要一米九的男人,突然跪在地上哭得像個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