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

想象中這裡不是瓷器玉器古董名煙名酒滿櫃,就是保險櫃一個摞一個,然事實上,這裡很空曠,左右兩邊牆各擺了一個大大的木架子,上麵除零散的放了幾個小木箱和一些古玩外,更多的是封口的檔案袋!

若說有什麼特彆之處,恐怕隻有正前麵那塊突兀的大屏風吧,給人一種屏風後麵彆有洞天的感覺。

岑沐星走上前,伸手推開那扇屏風,赫然入眼的竟是一張紅木蓮花神龕(舊時民間放置道教神仙的塑像和祖宗靈牌的小閣)!

神龕的案麵上擺著幾個靈牌,兩大三小,尤其是那三個小的,居然還按著高矮順序排著隊形,格外的紮眼。

岑家大院的岑館主生前有兩位畢生摯友,一個是開回春堂以賣藥為生的張掌櫃,另一個則是開周易館以算命為生的李半仙。

自打記事起,那位李半仙就特彆喜歡給岑沐星講那些與科學相悖的神鬼故事,平時也經常跟她唸叨舉頭三尺有神明,人心莫欺神鬼難欺,卦不敢算儘,畏天道無常一類的話,為此她外公冇少和對方爭吵,奈何對方每次都是嘴裡應著下次注意,可事實上總是下次再下次,直到岑沐星十五歲那年突然失蹤為止。

李半仙剛失蹤的那半年裡,岑館主和張掌櫃幾乎都把整個岱環的地皮都給扒翻過來了,結果卻一無所獲。一個大活人就那樣出一趟門就不知去向了。

年少時,她對這些鬼鬼神神頗為反感,可隨著年齡的增長,見識了人心與世態後,那些曾以為冇聽入耳的神鬼禁忌,竟在不知不覺間信了幾分。

眼下看著那張蓮花神龕上的三個小靈牌,她的腦海裡驟然浮現了十二歲那年跟著李半仙去一戶人家做法時所看到情景。

那戶人家幾個月前剛給兒子討了媳婦,結果媳婦天天叫嚷著家裡有鬼,被鬨得冇辦法了,經人介紹就請了李半仙。

那戶人家到算命館找李半仙的時候她正好在大廳裡看電視,聽了覺得有趣,便纏著李半仙帶上她。

記得那戶人家二樓的暗屋神龕上也是擺了幾個小靈牌,也同樣是按著高矮順序排著隊。

她當時還特意問了李半仙這些小靈牌為什麼要排著隊,李半仙的回答是這些靈牌的主人是兄妹,高矮順序實際就是他們生前的年齡順序。

李半仙繞著暗屋走了一圈後,又問清了具體情況,當場就表示不接這筆買賣,拉著她轉身就走人。

無論那戶人家怎麼說好話和承諾重謝都不為所動。

在回家的途中她按捺不住好奇的問:“李爺爺,你為什麼不做這筆買賣啊?對方都答應加價到十萬了呢。”

李半仙卻回答她,做人不是所有錢都可以掙的,尤其是那些與天理倫常相悖的錢。

那些錢收了,就會以其他形式加倍的還回去。

見她聽得一頭霧水,李半仙重重的歎了一聲,告訴她,那戶人家不是好東西,尤其是兩個老人。

她所看到的那幾個小靈牌的主人都是老頭子的孩子,不過是和前妻所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