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昂寧琪段芝芝小說第2章

-

哥哥將筷子摔在我臉上,他臉上含著慍怒:「寧琪,妹妹快要死了,你現在在計較你海鮮過敏的事情?」

媽媽哭出聲:「琪琪,你得救救她,你彆忘了,你從小到大的學費還有生活費都是你段叔叔出的,你應該知恩圖報。」

那天屋外下起了瓢潑大雨,媽媽跪下求我,哥哥仇視著我,段叔叔也朝我露著渴求的目光。

我笑了笑:「媽媽,我捐了這顆腎,以後可不可以不再讓我把我的東西讓給她了?」

我媽遲疑了片刻,還是點頭如搗蒜:「媽媽答應你。」

我答應了,他們三個人終於鬆了一口氣,看著外頭的大雨,媽媽急忙就要出去。

「芝芝最怕打雷了,冇有媽媽她會害怕,我去醫院陪她。」

屋子裡隻剩下我一個人,看著滿桌子的海鮮大餐,我驀地想起我爸爸還冇有病逝的時候,媽媽愛我,哥哥疼我,全家人都會小心翼翼地嗬護著我,一切從什麼時候開始發生變化了呢?

好像是二十年前,我爸爸病逝,媽媽帶著我和哥哥改嫁給段叔叔。

他為人親切和藹,他的女兒活潑伶俐人人喜愛。

反倒是我因為父親病逝、生活質量陡然下降而變得沉默寡言,並不是長輩眼裡討喜的孩子。

有時候旁觀著哥哥媽媽還有段叔叔和段芝芝,他們纔像是一家四口。

我像是最多餘的那一個。

我喜歡的東西,但凡是段芝芝喜歡,媽媽都會送給她。

就連我的哥哥,也在日複一日的相處之中,更加偏愛那個和他毫無血緣關係的妹妹。

她會親昵地靠在他的肩膀上,會在放學的時候主動跳上他的自行車後座,而不顧跟在他們身後侷促不安的我。

那時候,段芝芝對我說:「姐姐,你的媽媽和哥哥現在是我的了,你可真多餘。」

我發愣似的紅了眼眶的時候,她已經跑到我媽媽麵前,抱著媽媽撒嬌,然後轉身朝我擺一個鬼臉。

回想到這裡,我躺在床上的婚紗上。

身體突然猛烈地疼痛,鑽進骨子裡的疼痛,令我的眼淚大顆大顆地奪眶而出。

我蜷縮在我選了很久的婚紗上,哭得像一條被丟了的小狗。

第二天,我將東西收拾好,回到了我和陸昂的小家。

我給陸昂發了訊息:「陸昂,我覺得我們需要談一談。」

很快陸昂的訊息傳了過來,是他和段芝芝的自拍合照。

他笑得如同當年那個剛上大學的毛頭小子,眉目舒展,神情放鬆。

我知道,這是段芝芝發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