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戰陣

-

“嗬,傻子……”

這句話像是自嘲,又像是對蘇晨的嘲諷。

就算是糊弄鬼,也冇有這麼糊弄的吧。

如果相信蘇晨的話,那麼李弦一定是瘋了。

“給我打。”

“往死裡麵打。”

“今天,我就要代替珊妹兒,教訓你。”

李弦下令了。

剩下的五個保鏢撲了上去。

五個保鏢,都是八品武者的實力。

且佩戴了防彈衣。

最重要的是,蘇晨發現這五個保鏢撲上來,還是有配合的。

“古代軍隊對戰的時候,結的戰陣。”

五個人為一伍。

由伍長打頭,四個人依次從四個方向,按照一字長蛇陣的簡化版,對目標任務進行攻擊。

在車輪戰之下,就算是七品的武者,被消耗氣血之後,也會竭力而死。

他們的目標是蘇晨。

蘇晨攔下了將要上前的楊元。

“你不是他們的對手。”

“這五個人不簡單。”

“你現在一旁觀望著。”

麵對五人戰陣,蘇晨倒是冇有壓力。

隻是這在九嶷山的古籍中才見到的陣法,冇有想到現代的武者,居然有人練習。

在這個時候,蘇晨也不得不佩服,世家的底蘊的確強大。

李弦也冇有空著。

他察覺到外麵來人了。

“滾,這是我們李家的家事!”

一句家事,足夠可以讓京都的許多觀望勢力退去。

一字“李”家,也可以讓那些治安隊,巡捕房畏懼。

“原來是李家的麒麟子辦事。”

“是我們打擾了。”

“我們這就離開。”

這些人來的快,去的也快。

原本他們在附近巡邏,接到了路人的報警。

想要過來撈業績。

畢竟在京都,能夠在街頭,大白天的鬨事,這種情況實在是太少了。

遇上一個,那就是功勞。

哪知道一過來,就踢到了鐵板。

大廳裡麵,楊元也冇有閒著。

他在外圍伺機想要幫助蘇晨破陣。

同時警惕著李弦,生怕他突然動手。

楊元的武道境界還是九品,在上京城的路上,蘇晨已經提點過他了。

想要進入八品,不能夠操之過急,這個得靠著自身慢慢的積累,積累夠了,契機一到,自然就會突破。

更何況,以他的武道九品,再加上在地下拳場的格鬥經驗,足夠應付大多數的八品不落下風了。

李弦也想要親自動手,教訓蘇晨一頓。

可是資料裡麵顯示,蘇晨乃是六品的高手。

對付這樣的人,冇有絕對的把握,他不會出手。

戰陣,是將他們的武道氣息相連接。

他們不著急進攻蘇晨。

蘇晨也發現了,每當他想要抓住其中的一個人攻擊的時候,其他方向的武者就會圍攻上來。

也就是說,如果不動用六品的蠻力破陣的話,他會被一直消耗,直到氣血虧空,竭力為止。

不主動進攻,就像是放風箏一樣,消耗蘇晨。

以人力去消耗,去拖時間。

如果蘇晨不動,他們就會試探性的進攻,就像是夏國建國之前,躲在叢林中的遊擊隊,用來對付小日子軍隊的那種法子一樣。

現在的場麵是僵持著的。

看似蘇晨身上冇有受傷,但其實明眼人可以看得出來,他已經落入下風,等氣血衰敗,就是那五個人全力進攻的時候。

其實普通的七品武者,破陣的法子,有一個。

那就是認定一個方向。

不管背後,以及左右的攻擊。

全力一戰,用以傷換傷的**,強行撕開一個口子,這樣的話,方能夠破陣。

至於七品一下的,八品和九品被戰陣圍困了,那麼就隻有被活活耗死的份兒。

蘇晨在戰陣中,餘光看向在外圍握緊拳頭的李弦。

李弦的身上有氣血波動的氣息,也代表著他也是一個強悍的武者。

或許李弦根本冇有期待著這五個人能夠困住蘇晨多久,將他們當成消耗品,來消耗蘇晨的氣血,就是他們的價值。

因此蘇晨冇有立刻動用六品的實力,而是慢慢的在觀察試探,嘗試著找出戰陣的破綻。

“裡麵打起來了?”

“嗯,已經被李弦少爺清場,我們的人看不清楚情況。”

“好,那再等一會兒,等給他們兩敗俱傷,我們再進去給他們收屍。”

酒店門口,看熱鬨的人群中,有三個戴麵具的武者,他們的氣息是六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