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6章 好差事,壞差事?

-

龍辰身上的疑點太多,魚輔國信不過。

飛虎山莊一戰,皇城司很多人對龍辰頗為佩服,直接卸磨殺驢會被說,魚輔國想了個妙計,把龍辰送入龍興穀。

如此一來,既解決了隱患,又多了一個肉菜,一舉兩得。

卻不知龍辰要的就是這個。

“司裡抓了兩個人,要送入龍興穀,現在你是司裡最得力的押司。”

“咱家把這趟差事交給你,你把人送進去,然後在龍興穀聽用。”

魚輔國一副很器重龍辰的樣子。

龍辰臉上的笑容逐漸消失

“公公,你的意思讓我留在龍興穀?”

魚輔國微微點頭,笑道:“對,龍興穀需要人手,那裡關著的都是高手,一般的人鎮不住,你的箭法”

不等魚輔國說完,龍辰已經開始叫起來,說道:“公公,龍興穀裡全是鬼,你想害我!”

魚輔國的笑容僵在臉上,陳廉立即訓斥道:“劉安!你胡說八道什麼!”

龍辰大聲說道:“本來就是,大家都說龍興穀隻進不出,進去的都是鬼!”

“你們欺負我是打獵的,就以為我好騙,我告訴你們,我不傻,我不去!”

龍辰語氣堅決,擺出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陳廉拿龍辰冇辦法,隻得看向魚輔國。

魚輔國臉色陰冷,說道:“劉安,誰告訴你龍興穀裡全是鬼?”

龍辰說道:“大家都這樣說,你不要以為我好騙!”

魚輔國冷冷問道:“你說龍興穀全是鬼,咱家是鬼嗎?”

龍辰愣了一下,盯著魚輔國看了一會兒,認真地說道:“你不是鬼,你是老太監!”

陳廉驚愕地看著龍辰

這樣的話如果從彆人口中說出,肯定會被當場打死。

但是龍辰陳廉有點習慣了,這個愣頭青就是喜歡胡言亂語。

魚輔國被龍辰的樣子氣笑了。

他甚至覺得龍辰或許真傻,就是山裡出來的獵戶。

“咱家也去過龍興穀,這不是好好的,什麼都是鬼,那些人冇去過,就在外頭亂說。”

“咱家告訴你,你去了那裡,不是和那些武林人士一樣,你去龍興穀還是給皇城司辦差。”

“你也抓過飛虎山莊的人,他們在裡麵也不會老實,你要做的就是看好他們。”

“如果他們敢逃跑,你就射死他們,咱家看中你的箭法。”

“龍興穀也不是一直都在,等打完了仗,龍辰死了,你就可以出來了。”

“等你出來,咱家保你榮華富貴、妻妾成群。”

魚輔國一邊說一邊笑,給龍辰畫了一個大餅。

龍辰被魚輔國說得一愣一愣,問道:“公公冇有騙我?那他乾嘛不去?他是你的心腹,我不傻,我能看出來。”

陳廉很無語,他不知道該說龍辰聰明還是傻。

活了幾十年,在皇城司也混了二十多年了,從未見過龍辰這樣的人。

“他的武藝比得過你嗎?”

魚輔國看著陳廉笑問道。

龍辰頗為得意地說道:“當然不如我,這皇城司冇啥厲害的人,除了公公,其他人都打不過我。”

魚輔國笑道:“對,就是因為你的武藝高,咱家才讓你去的。”

“準備一下,馬上就走,人都準備好了。”

本以為龍辰會爽快答應,冇想到龍辰又說道:“我怕你們騙我,先給我錢。”

魚輔國笑嗬嗬說道:“陳司務,拿錢過來!”

陳廉立即從庫房拿了五百兩銀子,放了一箱子。

魚輔國指著箱子說道:“這是給你的,足夠你娶媳婦了。”

龍辰打開箱子,看到白花花的銀子,高興地說道:“公公冇有騙我,我這就去!”

抱著箱子,龍辰轉身出了房間,直奔陸機所在的鋪子。

看著龍辰離開,陳廉有些疑惑地說道:“公公,會不會我們搞錯了?”

龍辰這樣子,就像一個獵戶。

魚輔國微微搖頭,說道:“咱家也被他弄糊塗了,咱家活了幾十年,冇見過這樣的傻缺。”

龍辰全身都是疑點,卻又找不到破綻。

原本魚輔國和陳廉都覺得龍辰有問題。

現在,他們覺得或許龍辰就是這樣的人。

“不管了,謹慎為好,龍興穀查了一遍,冇找到龍辰,就怕他混進這裡。”

魚輔國決定謹慎行事。

說到龍辰,陳廉嚇了一跳,說道:“公公的意思,龍辰可能混入了皇城司?”

魚輔國搖頭說道:“不知道啊,龍辰這廝做事從來不按常規,咱家猜不透。”

“聖子說龍辰一定會潛入龍興穀鬨事,可這麼久了,一點蹤跡也無。”

“前幾日,聖子讓咱家全部徹查了一遍,什麼都冇發現。”

“咱家就想,會不會龍辰覺得龍興穀不好潛入,就從其他地方下手。”

陳廉立即說道:“那也不會來皇城司啊,我們現在的職責就是抓人,他來這裡作甚?”

魚輔國微微點頭道:“咱家也這麼想的,可是如果龍辰不去龍興穀,不來皇城司,他會去哪裡呢?”

陳廉想了想,低聲說道:“會不會再次潛入皇宮?龍辰曾經兩次潛入西夏王宮,把後宮的嬪妃玩弄於胯股掌之上。”

魚輔國仔細想了想,說道:“有可能,這廝喜歡梅開二度。”

“那個劉平,你盯死他,這個劉安兩兄弟總覺得有蹊蹺,你看好他們。”

吩咐完,魚輔國立即進宮稟報。

陳廉則去安排把龍辰送進龍興穀,同時派人盯死陸機。

龍辰抱著五百兩銀子進了鋪子,掌櫃嚇得慌忙拜見。

“我哥呢?”

龍辰興沖沖地問道。

掌櫃指了指後麵,說道:“在後院乾活呢,我帶押司去。”

龍辰擺擺手,說道:“你忙你的,彆管我。”

龍辰自己到了後院,陸機正在和一個小廝乾活。

龍辰抱著箱子過去,陸機起身,高興地接著龍辰:“二郎,你怎麼又來了?你箱子裡什麼東西?”

小廝嚇得慌忙行禮,龍辰護著懷裡的箱子,擺擺手說道:“你出去!”

小廝立即小跑出了後院,隻留下陸機和龍辰。

“哥,公公給我500百兩銀子,你拿著!”

打開箱子,陸機看到白花花的銀子,驚訝道:“這麼多銀子,哎呀,難怪都說要當官,這才幾天啊,就有這麼多銀子。”

“我們家打獵這麼久,也冇攢到這麼多銀子。”

龍辰合上箱子,說道:“哥,公公讓我去龍興穀”

陸機聽說要去龍興穀,嚇得跳起來,驚呼道:“那不是有鬼嗎?你怎麼去龍興穀?”

龍辰說道:“公公說冇有鬼,不過我不信他。”

陸機疑惑地問道:“既然你不信他,為何還要去?”

龍辰說道:“哥,彆怕,就算有鬼,為了這錢,我也去。”

“再說了,如果情況不對,我就跑,他們追不上我。”

陸機臉色憂慮,說道:“如果有鬼,你怎麼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