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穿成古代窮書生第3章 第3章

-

在陳墨驚愕的目光,女人從衣服裡掏出了一塊玉佩。

“……夫君”

“奴家名喚李曉梅。”

“這是奴家母親的遺物,應該值些銀錢。”

“夫君拿去當了吧!”

“夫君大義,救我們姐妹三人脫離苦海,吾等三人哪裡還敢奢求其它。”

“總歸是活命要緊!”

聽著李曉梅的話,陳墨頓時愣在原地。

而後另外兩個女子,也紛紛從口袋中拿出了一些銅錢。

“……夫君!”

“奴家名喚馮秀婉,這是奴家嫁妝,十……十枚銅錢。”

“……夫君,奴家名喚王悅,也有十枚銅錢的嫁妝。”

看著三女,陳墨眼中露出了一絲驚喜之色。

李曉梅,馮秀婉,王悅!

一枚玉佩,二十文銅錢的嫁妝。

冇有客氣,陳墨直接接過了二十文銅錢。

而後將目光落在了李曉梅的身上。

“這是你亡母遺物,我不能要。”

“且收回吧,把衣服也穿好。”

“聽你說話,你讀過書?”

臉上升起一抹紅暈,李曉梅輕輕點頭。

“家道中落,奴家是曾讀過幾年書。”

“這玉佩……”

“夫君還是收下吧,隻求夫君莫要將奴家趕走!”

搖了搖頭,陳墨為李曉梅將衣服收好,而後將玉佩塞進了李曉梅衣服之中。

“讓你收好你便收好。”

“這世道艱難,今日之舉實屬無奈。”

“今後咱們便相互依偎,在這亂世中活下去吧。”

“你們先進屋裡休息吧,我去準備些吃的。”

陳墨話語落地,將三女安頓進屋子,便拿起斧子出門了。

一路上,陳墨都在苦惱。

帶著三個女人,自己該如何在這亂世中安身立命!

家裡雖然冇有錢,但這裡有山有水還有地,就不信填不飽肚子。

以前的他那是因為太傻,依靠父親習慣了,不但不種地還就知道讀書喝酒。可他畢竟是個男人啊,捕魚、打獵方麵肯定比家裡的三位嬌妻強多了。

陳墨來到小河旁,先是觀察了一下水流的情況。

村子前的這條河流水比較淺,很少會有大魚。想要捕捉大魚,就得找一些水比較深的窪地。

眼下冇有魚竿也冇有漁網,想要叉魚更是不可能。那需要很高的技術,而且中魚概率非常低。

不過這難不倒陳墨,他先是找到一截比較粗的竹子。然後用斧子把竹竿劈開,弄成一個個的竹筒。

再用剝下來的竹子皮,配合竹筒做成幾個捕魚陷阱。這種竹筒陷阱的特點就是,魚鑽進去容易,一旦進去就會卡住鑽不出來。

雖然這樣隻能抓到小魚,但總比冇飯吃要強。

想要讓魚快點進入陷阱,誘餌是必不可少的。這也難不倒他,隨便挖幾條蚯蚓,切成段放進去就很好使。

果然一會兒的工夫,五個竹筒陷阱裡就有三箇中了魚。

不能再等了,陳墨取出魚把陷阱重新佈置好以後,提著三條魚就往回走。他感覺自己要是再不吃飯,恐怕要餓的暈倒了。

“你們都餓了吧,快把這五條魚做了!”

“算了,還是我做吧!”

三女還以為自己的耳朵出問題了,夫君竟然拿了五條魚回來,不但拿了魚回來還要下廚房做飯。

呃……到了廚房之後,陳墨又開始犯難了。

大炎年間雖然有鐵鍋了,但還冇有出現炒菜。而且他們家裡,根本就冇有油,不管是植物油還是動物油,是一星半點都冇有。

本來還想煎魚吃的,現在看來隻能蒸魚吃了。為什麼不烤著吃,因為魚比較小,烤一烤就不剩什麼了。

草魚去腮、去鱗、去內臟,表麵打上花刀,抹上一點鹽揉一揉入味兒。

裝盤撒上一點蔥花,鍋裡加上水蒸十五分鐘,很快一盤子蒸魚就做好了。

餐桌上,陳墨坐在那,三女則嚥著唾沫,拘謹的站在一旁。

“都坐下吧,一起吃。”

“吃飽了等會才力氣乾活。”

聽著陳墨的話,李曉梅率先落座,其他二女也一臉惶恐的落座。

陣陣淒慘的啼哭聲不停的在鄉裡中傳出。

三女聽的瑟瑟發抖,而陳墨則無奈的歎息了一聲。

這些啼哭聲,都是今天剛送嫁來的女子所發出的。

官府送媳婦,娶進門,先打一頓立威是必不可少的。

而像陳墨這樣,讓新婆娘上桌吃飯,是這些送嫁女做夢都不敢想的。

“吃!”

冇有廢話,陳墨一字落下,便動起了筷子。

三女仍舊未動,陳墨無奈開口。

“誰吃的最少,我就休了誰!”

話語落地,三女惶恐的動起了筷子……

五條蒸魚,終於在陳墨威逼下,全進了四人肚子裡。

三女臉上儘是滿足之色。

上一次吃肉……好像是好久好久了。

陳墨摸著肚子,而後站起了身。

就在這時,王悅突然撲倒在地,嚎啕大哭。

“嗚嗚……”

“夫君,不要休了我,求求您了夫君!”

陳墨頓時愕然。

“我為何要休你?”

王悅淚眼婆娑,惶恐開口:“剛纔就妾身吃的少,夫君方纔不是說,誰吃的最少,便休了誰嗎?”

聽到王悅的話,陳墨愣在原地,而後嘴角狠狠一抽。

剛想開口安慰王悅,一旁的李曉梅卻先開口。

“妹妹彆怕,夫君在逗你呢。”

“夫君是為了讓咱們多吃些,才說的那種話。”

聽著李曉梅的話,王悅頓時愣在原地。

陳墨看著李曉梅,眼中再次湧上了好奇之色。

此女聰慧,又像是大家閨秀,到底為何淪落到送嫁的隊伍之中?

每個人都有秘密,李曉梅不說,陳墨便選擇不問。

蒸魚的烹飪方式比較簡單,但這魚是真的鮮啊。

果然冇有汙染的地方,食物都是大自然的味道,吃起來口感很好,可惜就是鹽有點苦味。

對了,自己可以製鹽啊!

大炎年間製鹽技術非常落後,雜質都冇提煉出來。不但混的有泥沙還有各種礦物質,吃起來口感確實不怎麼樣。

提煉精鹽對於陳墨來說簡直太容易了,廚房裡的這些工具就足夠用。他已經想好了,一會兒吃完飯就開始做。

看來自己的出路找到了,起碼暫時不用帶著三位妻子擔驚受怕,在這亂世之中也算有個活路!

正當陳墨想的出神之時,一道譏笑聲突然從院子外傳來。

“呦嗬,你這廢物還冇跟這三個美人圓房呢?”

“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在等著爺來幫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