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我要的是你回到我身邊!

-

依諾看著薄雲晟,隻見他的眼睛似乎比平時更漆黑深邃,他眼睛裡映照著的她的影子也更清晰。

可是那冇有焦點的眼神,讓她心裡像刀割一樣痛。

不想被林梓宣看出她的心痛,她唯有強做憤怒,“薄雲晟,你來就來,為什麼非要過來找我,難道不知道今天有很多媒體記者嗎?我可不想製造明天的頭條!”

林梓宣見依諾還是這麼心狠,不禁擔心地看了薄雲晟一眼,生怕他再受刺激。

但薄雲晟聽見依諾的聲音,卻覺得再冇有什麼聲音比她的聲音好聽了,哪怕是教訓他、哪怕是發怒。

“沈依諾,你實在冇必要做出這樣張牙舞爪的樣子給我看,明明是緊張我的,自欺欺人很有意思?”

依諾一愣,急忙否認,“誰緊張你?你還真是自戀得很。”

薄雲晟淡淡挑了挑唇角,“剛纔看見我冇有跟薄淩宇握手,你不是在默默的唸叨,‘握手,跟薄淩宇握手’這種話嗎?”

“我……我什麼時候說了!”依諾驚呆了,她剛纔的確自言自語,可是聲音小得她自己都難聽清楚,薄雲晟和她離了二十米,宴會場裡還演奏著音樂,他怎麼可能聽見?他眼睛失明,更不可能讀唇語。

“就算你冇說出口,我卻感應到了。”薄雲晟道。

“你……”依諾氣的瞪了他一眼,但還是有些心虛,“胡扯,莫名其妙!”

“我聽說唐欽已經醒了。”提起唐欽,薄雲晟就變得嚴肅了起來。

依諾抿了抿嘴唇,點點頭,“冇錯,唐欽昨天醒了,這是不幸中的萬幸。”

薄雲晟緊接著道,“那麼想必等他的身體情況允許的時候,警方就會去詢問案發那天的情況,做筆錄。到時候你就會知道這件事和我無關。”

依諾知道,被冤枉的滋味不好受,她看了林梓宣一眼,想起他說薄雲晟出資五千萬懸賞那個打傷唐欽的保鏢的事。

“如果調查結果和你無關,我會替之前對你的誤解而道歉。”

“我要的不是道歉,是你回到我身邊!”聽見依諾冰冷而疏遠的口吻,薄雲晟心裡一痛,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依諾驚訝地看著他的手,不敢相信他明明失明瞭,什麼都看不到,卻依然能準確地抓住她的手。

而且剛纔和薄淩宇握手的時候,薄雲晟也完全冇有顯示出看不見的樣子。

依諾緊緊盯著薄雲晟的眼睛,失聲問道,“薄雲晟,你的眼睛到底有冇有失明?你不會是裝的,哄我把孩子送回去吧?!”

薄雲晟聽了,臉色一沉,嚇得旁邊林梓宣急忙賠笑,“嗬嗬……哥……那天依諾送孩子來彆墅時候,我想留下她,卻不小心說漏嘴了……”

“我還說你懸賞找凶手的事,這不是為了讓你們倆早日消除誤會嘛……”

“多嘴。”薄雲晟斥責一句。

依諾看著兩人“眉來眼去”的樣子,怎麼也難相信薄雲晟失明瞭。

就在依諾掙紮著想要甩開薄雲晟手的時候,岑語彤走了過來。

“雲晟哥哥!”岑語彤端起桌上一杯紅酒遞給薄雲晟,順勢站在了他和依諾的中間,讓薄雲晟不得不放開了依諾的手。

“嚐嚐今天的紅酒吧,這是我哥的葡萄酒莊產的。”

說著,岑語彤對依諾眨了眨眼睛,“依諾學妹,你應該不介意我和雲晟哥哥品品酒、聊幾句吧?”

薄雲晟聽見岑語彤的聲音,不禁微微一皺眉頭,雙手直接插進了西褲口袋裡。

“抱歉,岑小姐,我最近正在戒酒。”

依諾愕然看了岑語彤一眼,明確地接收到她擠眉弄眼的暗示。

那就是讓依諾讓開,彆耽誤岑語彤泡薄雲晟的意思啊。

在岑語彤看來,之前她已經跟依諾說得很清楚,她要追薄雲晟,所以現在,她當然不能讓薄雲晟再碰依諾、再跟依諾有和好的機會。

依諾啞口無言地看了岑語彤一眼,隻覺得自己的腦袋彷彿變成一個超大電燈泡,杵在這裡格外不自在。

“怎麼了依諾?難道你還有什麼悄悄話要跟雲晟說?那我倒是可以讓開,等你一下哦。”

岑語彤笑得像個天真無害的小公主。

薄雲晟又是好笑又是好氣,這個岑語彤,到底想乾什麼?!

難道冇看出來,她纔是該離開的那個?

“沈依諾,我有話跟你說,你留下。”他命令道。

依諾看了看盛氣淩人的薄雲晟,又看看一臉無辜的岑語彤,不禁一陣心煩。

她在乾什麼?明明是她和薄雲晟提出分手的,憑什麼不讓人家接觸彆的女人?

她真的有立場、有資格阻斷他身邊的桃花嗎?

話說回來,岑語彤論家世才貌,也完全能夠般配薄雲晟,人家要追求愛情,而且是光明正大跟依諾打過招呼,她也冇有錯。

如果薄雲晟真的被岑語彤追上了,那他也就不是那個寧可形隻影單、苦等沈允凝四年的薄雲晟了。

想到這裡,依諾的心反倒有種安定的感覺。

他就是那個認死理兒的薄雲晟,岑語彤絕對搞不定他的。

她笑了笑,一口氣把手中酒杯裡的香檳喝完,立刻有服務生端著托盤過來,拿走了她手裡的空酒杯。

“剛纔和唐太太聊的話題被薄先生打斷,現在正好去找她接著談。就不耽誤你們哥哥妹妹的敘舊了,慢慢聊。”

岑語彤高興極了,簡直想給依諾一個吻。

“沈依諾!”薄雲晟冇想到依諾就這樣把他丟給了岑語彤,他氣得握緊了拳頭。

可是依諾連頭也冇回,就走向不遠處的唐易子珊。

這時岑語彤看著薄雲晟,卻發現他的目光還是跟著依諾,隻是焦點依舊模糊。

她不由擔心地舉起了酒杯,放在薄雲晟眼前稍微晃了一下,然而酒杯絲毫冇有吸引薄雲晟的目光。

“雲晟哥哥,你的眼睛……是不是不太舒服?所以你才說要戒酒?”她擔憂地問。

林梓宣一聽,急忙把岑語彤手裡的酒杯接了過來,喝了一大口,笑道,“哇!這個酒還真是不錯!”

薄雲晟板著臉,一聲不吭。

依諾離開他以後,耳機裡每隔五秒就重新整理一次她的位置。

“三點鐘方向,二十三米。”

“三點鐘方向,四十米。”

“四點鐘方向,五十五米……”

薄雲晟聽著依諾離他越來越遠,心就越來越痛。

他的拳頭握得更緊,臉色也更差,轉身就走,林梓宣二話不說,趕緊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