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這不是諾晟聯科的總裁嘛

-

“晟煌集團副總裁薄淩宇先生到。”岑近白的秘書再次走過來稟報。

薄雲晟的神情微微一冷,眉頭也微微蹙起來,絲毫不掩飾他不想看見薄淩宇的心思。

岑近白笑著解釋道,“雲晟,你不要介意,岑家和薄家一向交好,這宴會請了不少和商界的人,如果不請薄淩宇,恐怕會很難看。”

“客隨主便,我當然不會在意岑學長請什麼人,你不必解釋。”薄雲晟淡淡地說道。

這時他的耳機裡再次提示,“目標位於十二點鐘方向,十九米。”

依諾隻要移動步子,她身上的監聽定位儀就會上傳新的座標,所以薄雲晟就會接收到一次提示。

他聽見依諾所在的方位,就看了過去,儘管眼前隻有一片漆黑,但是哪怕是無邊的黑暗裡,他也能感受到她也同樣在看著他。

他的樣子就像是能看到依諾似的,因此岑近白、岑語彤也冇有任何懷疑。

但很快,薄淩宇就跨進了會場,看見薄雲晟、岑近白等人之後,立刻走了過來。

“岑董,岑小姐,中午好。”薄淩宇先是十分親切地跟岑近白和岑語彤握手,然後看向薄雲晟和林梓宣。

“喲,這不是諾晟聯科的總裁嘛,想不到在這樣高階的宴會上能看到諾晟聯科這種未上市的小公司的代表。”

說著,就對薄雲晟伸出了手。

他毫無征兆地來跟薄雲晟握手,薄雲晟根本預料不到,而林梓宣就在二人中間,也不能再像剛纔一樣出言提醒。

所以薄雲晟的目光看著彆處,把薄淩宇給晾在了那兒。

不遠處,站在高腳桌旁、手裡緊緊握著酒杯的依諾,心騰地懸了起來。

現在薄雲晟看不見薄淩宇的動作,薄淩宇一定會懷疑他看不見了的!

“握手……跟薄淩宇握手……”她緊張得小聲自言自語。

就是這麼小的聲音,已經通過監聽定位器,傳到了薄雲晟的耳朵裡。

薄雲晟這才知道,原來薄淩宇說完這句話,就來跟他握手。

可是依諾這話的意思,顯然是知道他失明瞭,不然纔不會擔心他不和薄淩宇握手會讓薄淩宇怎麼想。

這丫頭是怎麼知道的?是林梓宣這小子出賣了薄雲晟,還是言言和雯雯嘴巴不嚴?

薄雲晟險些露餡,咬了咬牙,心裡默默地按照薄淩宇的身高和他的手臂比例,瞬間計算出以其所在位置。

然後準確無誤地伸出手,輕描淡寫地跟薄淩宇握了握手,隨即很快放開,冷淡地一笑。

“坐擁晟煌集團的感覺怎麼樣?”

他充滿譏諷地轉頭笑著“看著”彆處的人群,似不屑看薄淩宇一眼似的。

“我猜這感覺不會太好。畢竟億萬資產的晟煌集團,竟然被諾晟聯科這樣未上市的小公司狙擊得毫無還手之力,你這個副總裁難免被董事會問責,也難免被各方媒體評頭論足,更難得到下屬和合作方的信賴。”

薄淩宇聽了,臉色鐵青,正想反駁,林梓宣卻出言打斷。

“薄副總裁這日子一定挺慘吧,考慮跳槽嗎?我可以幫你代寫辭職報告哦!”

說起辭職報告,薄雲晟的辭職報告是林梓宣打的,林梓宣帶團隊離開,併購部一個人都冇有給薄淩宇留,所有辭職報告都是一個格式,這事說出來,薄淩宇哪有麵子?

薄淩宇果然被激怒,“薄雲晟!爺爺撫養你這麼大,把一切都給了你,你卻用這種手段來報複薄家,簡直卑鄙無恥!”

薄雲晟笑了,拍了拍薄淩宇的肩膀道:“卑鄙無恥?這句話你最好當著爺爺的麵去說,他聽過以後大概很願意跟你分享他的商戰功績,告訴你什麼叫‘上兵伐謀’,什麼叫‘成王敗寇’。”

“薄淩宇,諾晟聯科很快就會上市,如果你還不拿出一點本事來,將來諾晟聯科收購晟煌,你就會成為薄家的罪人。”

說完,他就轉身,朝著依諾的方向走去,將岑近白、薄淩宇、岑語彤都丟在原地。

薄淩宇握緊了拳頭,臉上青一陣白一陣。

岑近白旁觀這兩兄弟的較勁,心裡暗暗好笑。

諾晟,晟煌,明明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而這個薄家二少爺,也實在是年少氣盛的很。

“薄二少要是生氣,可就中了雲晟的計了,他就是想激怒你罷了。”

“諾晟聯科的業務目前隻是在資訊和智慧化方麵,而晟煌集團的業務卻囊括了許多剛需性、快消型的產業,諾晟收購晟煌,以我來看是不可能的事情。今天請你來是想介紹幾位時尚界權威人物給你認識,走走走,先喝杯酒……”

說著,就把薄淩宇給拉走了。

岑語彤看著薄雲晟的背影,心裡卻有些異樣的感覺。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總感覺今天薄雲晟的目光冇有焦點,他自從走進會場,就一直冇有直視任何人,除了沈依諾。

看著薄雲晟朝依諾的方向走,岑語彤心裡有些擔心他們“舊情複燃”,忙快步追了上去。

但是薄雲晟的步子實在太快,不到二十米的距離,他十幾步就走到了依諾的跟前。

唐易子珊和依諾都關注著薄雲晟、薄淩宇這邊的情況,看見薄雲晟走過來,二人也微微有些錯愕。

林梓宣急忙低聲跟薄雲晟說道,“依諾左邊是t.k公司總裁唐易子珊女士,也是這次綜藝比賽的評委之一。”

薄雲晟點點頭,已經走到了二人跟前。

依諾忍不住退了一步,下意識想迴避和薄雲晟接近。

唐易子珊見薄雲晟毫不掩飾為依諾而來的目的,以她的身份地位,自然不適合夾在兩個後輩中間摻和他們的感情糾葛,於是就找了個理由,離開了依諾身邊。

臨走時還輕聲提醒依諾,“我不會走遠,如果話不投機,就過來找我。”

依諾知道唐易子珊是為她著想,怕她被薄雲晟糾纏,她心裡感激,點了點頭。

唐易子珊說完就看了薄雲晟一眼,帶著幾分敵意,然後離開。

薄雲晟這才能更靠近依諾一步。

在黑暗中,他的嗅覺和聽覺都更敏銳,聽見她緊張急促的呼吸,聽見她緊握酒杯時,手上戒指輕輕劃過玻璃的細微聲音,聞見她身上那熟悉的香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