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9章 四大金剛

-

“南宮師叔,這具金骷髏的力量好恐怖!我們吸收不同屬性的藥草都無法剋製它,這該怎麼辦?”一個年輕修士的聲音響起。

陳軒一聽,知道那七個陌生修士也登上隱藏島嶼了,而且遇到了擁有金屬性的骷髏守衛。

“寧慕,孟洲,你們兩個保護好師弟師妹,彆跟骷髏守衛硬拚!”

這個自帶氣場的女修聲音聽得陳軒眉頭微凝,他猜測此人就是七個修士的領頭者,亦即“南宮師叔”。

“居然有其他修士存在?而且離我們很近,小師弟,你說我們要過去看看嗎?”婀妍再一次把決定權交給陳軒。

未等陳軒回答,攔在他們前頭的木骷髏再次用出了藤蔓纏繞攻擊,而且故意把陳軒五人往飛魂宗修士所在方位逼去。

陳軒一開始還不太想跟那七個修士照麵,畢竟不知道對方意圖如何。

可是他發現自己根本冇得選擇,因為不知道什麼時候,他們一開始遇到的風骷髏竟然跟過來了,和木骷髏一起出手,威勢何止增加兩倍?

不得已之下,陳軒隻能和宮紫葭四人被逼著向飛魂宗修士的位置飛去。

同時耳邊再一次傳來驚叫聲:“南宮師叔,不好了!剛纔我們在島上另一側碰到的水骷髏也追來了,我們要不要退回去月牙島?”“你們以為現在還能退回去麼?”南宮語氣沉冷,魂力修為比肩四級黯魂師的她,應對兩隻強大的骷髏暫時冇有太大壓力,可是不管她動用何種魂術,都無法對骷

髏造成傷害。

隨著陳軒五人以及風骷髏、水骷髏的氣息越來越近,南宮麵色愈加冷然。

很快,兩邊狹路相逢,徹底看清了對方的身形。

場麵一時間有點僵硬,雙方都略顯尷尬,且戒心極重。

冇有人開口說話,四隻如同天神般的骷髏一起出現,給人一種強烈的窒息感。

孟洲一開始看到陳軒五人外形都很年輕,內心更加的不屑,不過發現陳軒身後四個女修全都是天姿絕色後,他眼神都不一樣了。

形勢緊急,孟洲和他幾個師弟不敢太過關注宮紫葭四人的美貌,因為他們隨時可能喪命於四隻骷髏的圍攻之下。

“南宮師叔……”寧慕低聲請示南宮,希望她儘快作出決定。

略微沉吟後,南宮看向陳軒:“你們五個,要不要和我飛魂宗聯手?”

仗著自身輩分和修為,南宮一點都不屑於隱瞞身份。

飛魂宗是某個仙域的頂級大宗,但南宮所在仙域和空桑仙域相隔甚遠,因此無論陳軒還是宮紫葭都冇聽過飛魂宗的名號。

“南宮前輩,你知道如何對付這四隻具有金木水風屬性的骷髏嗎?”婀妍語帶客氣的問道。

她搶先開口,是怕陳軒或者宮紫葭說話太冷傲,導致聯手失敗。

見婀妍還算有禮,南宮便多說幾句:“我剛纔動用不同魂術,還是無法擊傷骷髏,這四具骷髏身上應該是被魂天帝佈下了某種保護禁製。”

“魂天帝?”陳軒眼神微微一動。

孟洲見狀,不由得露出一副優越感十足的神態:“哦,你居然連北冥玄秘是魂天帝的遺澤都不知道嗎?看來你們五個果然隻是走了狗屎運。”

“孟師兄,少說兩句。”寧慕在身後拉了下孟洲的衣角,但孟洲不為所動。

此時四具骷髏如四大金剛般守在四個方位巋然不動,似乎闖入禁地的探秘者不進攻,它們就不會主動攻擊,或者說攻擊**不強。

發現這一點陳軒也就冇那麼緊迫了,而是慢悠悠開口道:“要和我們聯手可以,但在此之前,我想知道關於魂天帝的一切。”

南宮見陳軒為人冷傲中帶著一股邪狂之氣,她當然不會自降身份給這樣一個狂傲小輩解疑。倒是寧慕和婀妍一樣,為了促成聯手,在南宮冇有表態的情況下大膽的開口解答道:“魂天帝乃是當年舊仙界璀璨時代的第一魂修,他的身份神秘莫測,冇有人知

道來曆,隻流傳過魂天帝曾和齊天大聖結識的傳說,時隔千萬年,這個時代的修士對魂天帝的瞭解少之又少……”

“那魂天帝和白芙仙子又是什麼關係?”陳軒聽完反而更加不明白了。

而他這個問題問出來,輪到寧慕一臉好奇:“白芙仙子是誰?我們飛魂宗所在的瑤台仙域從未聽過。”

聽到寧慕說自己來自瑤台仙域,陳軒內心感覺有些熟悉,他猛地想起,當初那個追殺他卻被他掠奪元陰的青鳶,不也是來自瑤台仙域麼?

“寧慕,夠了。”南宮沉聲警告,讓寧慕彆透漏太多。陳軒不知道飛魂宗和青鳶所在的宗門是什麼關係,如果七個飛魂宗修士出去後將他的訊息傳開的話,那他的麻煩可就大了,畢竟青鳶的靠山可是兩大仙帝級強者!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