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牆不知處全文免費閱讀第3章

-

齊域放我回去的時候天已經矇矇亮,宮裡的人都開始各司其職地忙碌起來。我拖著疲憊的身子,穿著大紅色的喜袍,在一聲聲閒言碎語裡拖著步子往回走。我的寢宮住在整個皇宮最不起眼的一角,據說以前有個宮女想要博帝王寵愛未成,心灰意冷之下將自己吊死在了房梁上。...

齊域放我回去的時候天已經矇矇亮,宮裡的人都開始各司其職地忙碌起來。我拖著疲憊的身子,穿著大紅色的喜袍,在一聲聲閒言碎語裡拖著步子往回走。

我的寢宮住在整個皇宮最不起眼的一角,據說以前有個宮女想要博帝王寵愛未成,心灰意冷之下將自己吊死在了房梁上。

這本不是什麼大事,畢竟這皇宮裡每天都在死人。但因為此處位置偏遠,那宮女死去好久才被髮現,屍身已經不成樣子,嚇瘋了當時過來打掃的一個小姑娘,此後這個偏房便不再有人住。

齊域是故意讓我住過來的,他知曉這裡地處偏遠年久失修,亦知曉那個驚悚傳聞,他隻是不想讓我好過。

然而此時,那個讓人聞之色變的偏房,卻是掛滿了橘色燈籠,在將亮未亮的晨間,暖色的燈光讓那間小房子都徒然溫馨起來。

我知道,那些燈籠幾乎是花掉了長贏將近半年的月銀。

他們欺負人,哪就需要這麼多錢了?你去退給他們,我不要什麼燈籠和喜服,我們一起把那壇桃花釀喝了就好,那是我娘留給我的。

娶你一次,總要隆重一些,可惜我冇辦法給你十裡紅妝,三書六聘。淮安,謝謝你還願意嫁我。

長贏總是願意把他最好的給我,可我卻在新婚之夜負了他。

冷不冷?我們進屋,今日有炭火,屋裡暖得很。

一件披風披在我的肩頭,長贏握著我的手,鼻頭紅紅的。

你一直在這等著?我問他。

長贏搖搖頭:昨個高興,喝得有些醉,在屋裡頭睡著了,剛剛纔醒,想起你回來會冷,就生了炭火,出來等你。

他騙人,他身上這樣冷,連一直抱在懷裡暖著的披風都是冷的。

我吸吸鼻子,冇拆穿他。

咱們進去吧,彆浪費了屋裡的炭火。

我和齊域的那點破事,整個皇宮都知道,長贏自然也不例外。之前有好幾次,齊域來找我的時候,長贏都在場。齊域不會因為有人在就收斂幾分,而長贏也隻是回過身退出去,默默關緊房門。

我和長贏兩人在這偏僻無人的偏房住著,雖然日子過得清苦一些,但他無需當值,我也無事可做,如若冇人來找我們麻煩,兩個人倒也都樂得自在。

隻是以前這樣的日子少,那些失寵的妃嬪總愛過來刷一下存在感,我和長贏隔三差五就要一起挨罰,哦,大多數都是他陪著我挨罰,本來跟他就冇什麼關係。

如今我們已經成婚,當初為了羞辱我,齊域把這事搞得人儘皆知,我已為人妻,不再是她們的威脅,這下那些妃嬪便再也冇有理由來這搗亂,我抱著熱茶嘿嘿傻笑,日子總算是有了些盼頭。

長贏往爐子裡添炭,也不問我笑什麼,就跟我一起笑,我見他這個樣子,笑得更歡了。

砰!

給我搜!

院子的門突然被推開,佩著長劍的護衛一擁而入,不分青紅皂白地開始在院子裡胡亂地翻著,東西嘩啦啦撒落了一地。

我衝出門去:你們乾嘛?誰許你們亂翻的?

領頭的人瞟了我一眼,不甚在意。

奉皇上之命,來賀姑娘這找點東西。

我這冇有他的東西。

皇上說有,那便是有!

我還想和那領頭人爭辯什麼,卻被長贏拉過去護在了身後。

沒關係的淮安,讓他們搜吧,我們不能抗旨忤逆。

我看著那些護衛把我和長贏辛苦裝扮好的小院翻得一塌糊塗,燈籠都掉在地上戳破了,竹竿上還未來得及收的衣服也被踩上了腳印。

屋簷下那棵臘梅,是長贏最喜歡的,花剛零星開了幾朵,現如今被人翻倒在地,根都露了出來。

我不忍再看,長贏伸手遮住了我的眼睛。

沒關係的長贏,我們再種一棵臘梅。

長贏搖搖頭:我隻是擔心那盆炭,我的月銀都花完了,怕你會冷!

我把長贏的手從我的眼睛上拿下來,張開胳膊抱住了他。

不怕,男子體熱,我抱著你就不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