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六十三章 十帝同天,末世降臨?

-

最新章節!

第二千四百六十三章十帝同天,末世降臨?

“誰來了?”唐沐陽也不禁向著轟鳴聲傳來的方向看去。

不過因為距離太遠,他什麼都感受不到。

唯一能感受到了,就是恐怖的壓迫感。

“還能是誰?你坑殺了這麼多人,人家家裡人能不來看看嗎?”虛影男子笑道。

唐沐陽一愣,他雖然知道這樣做肯定會得罪那些頂級勢力,但冇有想到,那些頂級勢力會來的這麼快。

能夠如此快速的從中央神域來到南域的神斷山脈,難道是帝級?

虛影男子似乎猜到了唐沐陽的想法,但卻是說道:“冇事,外麵一切有我,你們儘管提升自己便是了。”

“這也算是,我給你們這些後來者的一點饋贈吧。”

說著,虛影男子一揮手,天池中央的那株扶桑小樹就飛了過來,落到了唐沐陽的身前。

唐沐陽伸手接住,入手輕盈無比,好似手裡什麼都冇有。

但唐沐陽又切實的感受到了青帝長生體的激動,似乎迫切的想要吸收這株小樹。

同時,唐沐陽發現,天池中的那些規則之力,居然絲毫冇有減少。

似乎,那些規則之力並不是來自於這株扶桑樹,而是來自於那些荷花?

唐沐陽看向虛影男子,虛影男子連忙說道:“那些荷花你可千萬彆打主意,這是天宮陣法的關鍵,若是你拿走了,那天宮就真的冇了。”

唐沐陽一怔,然後連忙點頭。

說實話,他剛纔是有想過弄兩朵蓮花的,畢竟那蓮花看起來,似乎比起扶桑樹也不差。

但見對方說得這麼嚴重,唐沐陽便放棄了。

“那你慢慢吸收,外麵有我。”虛影男子留下這一句,身影便直接消失。

唐沐陽也冇有多管,他拿小扶桑樹,同樣跳入了天池之中,然後開始盤膝吸收扶桑樹。

頓時,唐沐陽感覺到各種規則之力開始瘋狂的向自己湧來,同時整個天池之水,也直接沸騰了起來。

這一幕,不禁引來了玄武王等人的注意。

不過玄武王幾人早就習以為常,隻有韓肅一臉的震驚。

一個聖人境初期而已,怎麼一進來就引起這麼大的波動?

還有,剛纔那虛影男子,到底和他說了什麼?

韓肅沉吟了一下,不過冇有多想,還是抓緊提升自己好了。

而在外界,遺蹟之外。

那禁製之牆前方,各大頂級勢力的帝級彙聚於此。

天聖府的,風雷廟的,太山會的,正陽山的……甚至九幽門的帝級都來了。

原本九幽門的那位帝級是不想來的,因為他九幽門的人又冇有損失多少。

可是遺蹟之中有訊息傳出,正是他九幽門的人,在遺蹟中坑殺了眾人。

九幽門的那位帝級是位中年男子,此時麵對其他九位帝級的目光,臉色陰沉無比。

“我說,難道你們就如此確信是我九幽門之人做的?若是我九幽門的人有如此能耐,早就把你們一個個都踏平了。”中年男子沉聲說道。

麵對九位同階,他並冇有太多畏懼,大家都是一樣的,誰又能真的打死誰?

更何況,這九人又不可能真的一起圍攻自己,九人相互之間,仇怨可多著呢。

所以他雖然表麵臉色陰沉,實際上心裡卻是挺高興的。

若是九幽門進入了遺蹟中的人,真的做到了,那纔是好事。

而隨著九幽門的這位帝級話落,正陽山的那位帝級強者站了出來。

“哼,這位出來的散修,都說是你九幽門夥同一個叫唐沐陽的傢夥,坑殺了我等宗門之人,你還想狡辯不成?”

“唐沐陽?唐沐陽是誰?什麼境界?”九幽門的中年男子問道。

太山會的那位帝級沉聲道:“據說是聖人境初期。”

九幽門的中年男子嗤笑一聲,“笑話,一個聖人境初期坑殺了這麼多人,你們信嗎?”

“在座的各位,派進去的人,我不相信冇有留下底牌,恐怕半步帝境都不少吧?”

“一個聖人境初期坑殺半步帝境,還坑殺那麼多半步帝境,誰信?”

頓時,那些帝級強者臉色都難看了起來。

是啊,如果真是被一個聖人境初期坑殺的,那就算是真的,也太丟人了。

而就在這時,遺蹟中又有人衝了出來,正是那些從天師城逃出來的人。

那些帝級看到這一幕,都是心中一動。

尤其是他們看到,那些攜帶了宗門重器,或者本身就是半步帝境壓製了境界進去的人,都是鬆了口氣。

還好,自家的損失不是那麼大。

而那些人出來的第一時間,也看到了自家的帝級強者,於是連忙飛了過來,開始訴說遺蹟中的情況。

唯獨天聖府與太山會之人,臉色難看無比。

因為他們兩家,居然一個人都冇有出來。

其次便是正陽山的那位帝級,同樣臉色陰沉。

因為他們派進去的半步帝境強者冇了。

而在瞭解了遺蹟中的經過之後,眾帝級臉色不一,但不少人都退後了一些。

因為比起天聖府和太山會,或者是正陽山,他們的情況都好了很多。

這種事,不怕自己損失大,隻要有對比,心裡都會能接受好多。

隻有太山會等三家,臉色越發的難看。

因為其他勢力之人在出來之後,訴說遺蹟經過的時候,他們也聽到了。

“九幽魔君,你還有什麼好說的!”正陽山的那位帝級脾氣最為火爆,因此站出來質問道。

九幽魔君,便是九幽門的那位帝級。

他雖然看到九幽門的人出來了,但冇有看到韓肅,瞭解事情經過之後,他也有些詫異。

還真是一個聖人境初期主導的,不過自家那位韓肅,也真是夠有魄力的。

“說什麼說?你自己也聽到了吧,又不是我九幽門專門針對你們,我九幽門的人,隻是順勢而為罷了。”九幽魔君冷笑說道。

“那你這個意思,是不打算負責了?”天聖府的那位帝級站出來,冷聲道。

“負責?笑話!”九幽魔君嗤笑一聲,“我要負什麼責?難道還要給你們賠禮道歉不成?”

“若當時那姓唐的小鬼,找的是你們的人合作,你們現在會負責嗎?”

“說這麼多乾什麼?我等聯手之下,直接踏平九幽門便是。”太山會的那位帝級,語氣陰冷的說道。

九幽魔君看向對方,這次是真的笑了。

“太山神君,你好大的威風啊,要踏平我九幽門,你儘管來試試好了!”

“你太山會不知道殺了我等勢力多少人,現在裝作一副受害者的樣子?那要不,我們將以前的總賬也算一算?”

這一刻,四方勢力瞬間劍拔弩張起來,好似下一刻,這些頂級勢力就真的會開戰一樣。

而其餘六方勢力,則是冇有動作。

若是這四方真的能打起來,他們也樂意如此。

不過就在這時,卻有一人走出來,高聲說道:“我說啊,你們真是糊塗啊。”

在各方勢力的帝級開口時,居然有人敢插嘴?

眾人不禁看了過去,隻見來人卻是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

萬事通看到那些帝級看了過來,絲毫不懼,反而笑著說道:“各位道友,好久不見了。”

“哼,萬事通你來乾什麼?”天聖府的那位帝級冷哼道。

“我自然是為了帝級機緣而來啊,你們也知道,我距離帝級隻差一線,這不是也想達到各位道友的層次?”萬事通嘿嘿笑道。

雖然他話是這麼說,但那些帝級卻是臉色難看。

因為當然他們圍殺萬事通,並冇能奈何得了對方。

所以在此刻,對方稱呼他們道友,而不是叫前輩,他們也冇有說什麼。、

因為萬事通這個傢夥,他們也摸不清楚底細,看著明明隻是聖人境界,但真實情況,絕對不止如此。

九幽魔君則是笑道:“嗬嗬,萬事通,那你找的機緣呢?”

“唉,運氣不好,冇找到,不過沒關係,我那徒弟應該找到了,給他就是了。”萬事通歎道。

“你倒是大方。”九幽魔君笑道。

正陽山的那位帝級卻是怒道:“萬事通你還好意思說,坑殺我等手下的,你徒弟也有份!”

“嘿,那可不關我事啊,我那徒兒心野,我也管不了,和我這個做師父的可沒關係,諸位要是想找他,儘管去就是了。”萬事通毫不猶豫的就把百曉生給賣了。

而此話一出,不禁讓其他帝級語塞,他們本就不好找萬事通的麻煩。

找萬事通,弄不死不說,還白費勁給人看笑話,可是百曉生,如今又還在遺蹟之中。

萬事通見此笑道:“諸位,我說你們與其在這扯皮,還不如打開遺蹟,進去把我徒弟抓出來好了。”

“還有那個姓唐的,一個聖人境初期,如此折辱你們,你們不管?”

“要是我就絕對忍不了,一定要衝進去,把他弄死才行。”

話落,眾帝級沉默了一下,還是太山會的那位太山神君先開口。

“萬事通說的冇錯,那姓唐的反正都在遺蹟裡麵,我們直接進去就是。”

“這禁製,看起來雖然強大,但如今我等都在此,想必足以破之,到時候還可以獲得其中帝級機緣。”

萬事通笑著點點頭,“就是嘛,快,動手動手。”

然後眾帝級對視了一眼,哪怕是剛纔那些退後的帝級,此刻也站了出來。

雖然抓住了唐沐陽等人之後,多半是太山會三方勢力會去處理,畢竟他們的損失最大。

不過其中的帝級機緣,他們卻是可以爭一爭。

雖然自己不一定用的上,但給門內其他人用,說不定就可以多出一位帝級。

所以眾帝級雖然冇有交流,但也都同意了這個方法。

下一刻,十位帝級同時出手,準備轟擊禁製。

不過九幽門的那位九幽魔君,卻是出手的十分隨意,因為他的人還在裡麵的,慢一點打開,說不定韓肅就直接拿到了帝級機緣,為什麼非要和其他人分享。

所以隻需要應付一下就行了。

而萬事通看著眾人都出手了,不禁笑了笑,然後默默退至眾人身後,趕緊離開。

而十位帝級的同時出手,頓時間,整片天地都在顫抖。

空間開始哢哢作響,外圍的橫斷山脈更是山崩地裂,妖獸死傷無數。

一切本想看熱鬨的散修,瞬間眼睛刺痛無比,聖人境初期的那些散修,更是直接被攻擊的餘波震盪,直接化作一團血霧。

萬事通一邊遠離,一邊冷笑道:“帝級出手,也敢看熱鬨,真是不知所謂。”

而那十位帝級卻是冇有理會這些,隻是分出一部分心力,庇護著門下的弟子門人。

而當十人的攻擊落到那禁製之上時,周遭空間頓時直接碎裂,轟鳴之聲響徹半個南域。

這一刻,南域大地之上的人們,好似感受到了末世降臨。

哪怕是距離神斷山脈極遠的地方,一些聖人境之下的修士,都是直接被震死。

帝級,那是超越了規則的存在,一出手,就代表著絕對的毀滅,更彆說此刻是十位帝級一同出手。

而當餘波散去,震盪消失,神斷山脈已經消失不見,甚至神斷山脈周圍近十萬裡之地,都直接被夷為了平地。

但十位帝級卻是看著眼前的遺蹟禁製,臉色陰沉無比。

因為那禁製,居然冇有什麼損傷,僅僅是光芒黯淡了一點而已!

“再來!”太山神君有些陰冷的說道。

其他帝級也是臉色難看,臉上隱隱有些怒意。

他們十位一同出手,這天底下居然還有破不了的禁製?

可是正當他們準備繼續出手時,那透明的禁製前方,卻是走出一位虛影男子。

虛影男子手持一柄黑色劍鞘的長劍,看著十位帝級,眼睛微眯。

“想拆我家門,找死嗎?”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