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 給你們加把火!天荒震動

-

最新章節!

第二千四百五十九章給你們加把火!天荒震動

城內大戰一觸即發,那些頂級勢力的聖人自然不可能引頸就戳,於是,一百多人的聖人大戰開啟。

那股強烈的震動,在爆發的瞬間,彷彿整個天地都顫抖了一下。

聖人代天行罰,掌規則之力。

單單一位聖人的破壞力都無比恐怖,更不用說一百多位聖人境瞬間的爆發了。

幾乎在第一時間,唐沐陽買的那棟房子,瞬間就變為了平地。

甚至,就連天上那籠罩整個遺蹟的透明禁製,似乎都震動了一下。

大量的聖人混戰,使得整個遺蹟都感受到了那股氣息,彷彿末日降臨。

因為聖人太多,所以第一時間引發的實際上是混戰。

各大勢力的聖人都不是吃素的,他們雖然冇有配合,但都第一時間向外衝去。

其中還有不少聖人境後期的強者,甚至衝出了包圍圈,眼看就要離去。

而更多的聖人,則是被城內的士兵圍攻。

比如正陽山的那位強者,袁首。

他直接被十位鎧甲士兵結陣包圍,哪怕此刻他是聖人境後期,可是麵對同樣是聖人境後期的十位鎧甲士兵結陣,在第一時間就被打得咳血。

其滿臉怒容的看了唐沐陽這邊一眼,咬牙切齒的說道:“你竟敢配合這些城內士兵陰我們!”

唐沐陽則是老神在在,懶得理會對方,早已退到了遠處。

他看向身旁的徐四鼎,皺眉說道:“徐大人,你們發人,恐怕不太夠用啊。”

雖然冇有將所有頂級勢力之人引來,但此地也聚集了超過七成之人,僅僅百位鎧甲士兵,雖然強悍,但在亂戰的情況下,還是有些相形見絀。

甚至,唐沐陽看到有些跑得快的,都已經溜得極遠了。

徐四鼎則是毫不在意的說道:“放心,他們跑不掉。”

他說著,自身也是加入了戰團。

雖然他的實力也是聖人境界後期,但身上的白銀鎧甲似乎比較特殊,使得他比其他的鎧甲士兵更強。

但隻是加入了他一個人,依舊不夠,唐沐陽看到,依舊有不少人開始衝破包圍逃遁。

而那些衝出去的人,第一時間,都是朝唐沐陽這邊看了一眼,似乎在猶豫要不要來乾掉唐沐陽。

唐沐陽眉頭緊皺,這可不夠啊。

但就在這時,內城的其他三個方位,突然又湧來了大量的鎧甲士兵。

是其他三個城門領帶兵來了!

這一下,鎧甲士兵的數量,直接達到了四百之多。

而且這些鎧甲士兵的人數增加,體現在實力上並非是一加一那麼簡單,因為這些鎧甲士兵懂得配合。

瞬間,那些鎧甲士兵們結成軍陣,一股惶惶之威沖天而起,有著一股勢不可擋的氣勢。

唐沐陽幾人在遠處看的心神震動,這就是神庭軍隊的強悍嗎?

這神秘的神庭,既然擁有如此強悍的軍隊,當年又是怎麼覆滅的呢?

唐沐陽不知道,不過此刻那些原本衝出了包圍圈的頂級勢力之人,又都被圍堵了回來。

然後,一些人開始不斷咒罵唐沐陽嗎,還有一些聖人,則是開始被斬殺。

原本聖人隕落,在這遺蹟中是不會產生異象的,畢竟當時聞人玉樂突破,都被遺蹟的禁製掩蓋了下去。

但如今大片的聖人隕落,似乎衝破了遺蹟禁製的壓製,倒是天空中異象漸起。

太陽似乎被一層血紅所覆蓋,照耀下的陽光都變成的詭異的紅色。

天空中也是陰雲彙聚,雷聲轟鳴,好似天地在悲歎。

隕落的聖人太多了,轉眼間,就有數十位聖人氣息消失,再也冇有出現。

然後,開始天降血雨。

那些躲在暗中,一開始就冇有被唐沐陽吸引來的其他聖人,原本還以為鎧甲士兵不夠,他們的人還有機會衝出來。

甚至,還有人準備去救援的。

但當其他三個城門領帶兵前來,他們絕望了,這麼多的鎧甲士兵,在帝級不出的情況下,恐怕都足以踏平某個頂級勢力了,他們不敢出來了。

然後,無數怨恨的目光看向了唐沐陽這邊。

“唐魔頭,你坑殺我誅神殿如此多人,一旦出了遺蹟,我誅神殿絕不放過你!”

“還有我黃泉道,無論你走到天涯海角,我黃泉道絕對追殺你致死!”

“玄天劍宗誓殺唐沐陽!”

除了九幽門和太山會,幾乎所有頂級勢力之人都在咒罵唐沐陽。

九幽門此刻則是早已躲了起來,暗中的韓肅也是心中駭然的看著這一幕。

“完了,死了這麼多人,很快就會有人反應過來了,我估計也回不去九幽門了。”韓肅長歎道。

不過他看了一眼天上的天宮,眼中卻是堅毅之色更濃。

唐沐陽聽到那些聲音,則是冷笑一聲。

“威脅我?有本事現在動手啊!”

那些聲音卻是不再說話了,現在動手,誰敢?

唐沐陽見無人動手,心中不禁有些遺憾。

因為這些被引出來的人,似乎都冇有什麼底牌手段,那些頂級勢力之人帶進來的底牌,還是冇有逼出來。

不過下一刻,唐沐陽卻是一愣。

因為那被包圍的袁首,居然怒喝一聲,然後好似突然爆種了一般,擊退包圍他的十個鎧甲士兵,然後就像完城外飛去。

此時在他身上,聖人境巔峰的氣息濃烈無比,甚至直逼半步帝境。

唐沐陽心中一喜,總算來個厲害點的了。

不過他逃遁的方向,卻是讓唐沐陽身旁的玄武王等人臉色大變,因為對方竟是往這邊飛來了。

“唐小兒,你竟將我的底牌逼了出來,我今日就先斬了你,然後再走!”

而身後的徐四鼎以及另外三個城門領,看到這一幕則是遲疑了一下,居然冇有第一時間衝過來。

唐沐陽見此眼睛微眯,這徐四鼎等人,是準備過河拆橋嗎?

還是說,隻是單純的想試探一下自己的實力?

可是如今,他又不好動手,所以看到袁首衝來,玄武王等人都慌了。

唐沐陽則是冷笑一聲,既然你們打算這麼玩,那我就給你們加把火。

然後,唐沐陽看向城中的一個方向,那邊,有一道怨毒的目光一直看向自己這裡,對方正是太山會的那位鬥篷人。

“前輩,還記得我嗎?不記得的話,我提醒你一下,半月前,城外,我被士兵追殺,還是前輩你們救了我呢。”

那鬥篷人聞言一怔,然後頓時怒不可遏。

“是你!”

半月前,太山會之人損失幾乎九成,如今僅剩下的幾個,也差不多被圍攻致死了,想不到都是同一人所做。

想到這些,再看到衝向唐沐陽他們的袁首,鬥篷人再也忍不住了,直接就衝了出來,半步帝境氣息瞬間沖天而起。

半步帝境氣息出現的那一刻,城內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

而那些正在戰鬥的頂級勢力之人,包括那些鎧甲士兵,都被這氣息衝擊的有些不穩。

尤其是這半步帝境帶著狂怒的時候,彷彿天地都要為之顫抖。

徐四鼎等人更是臉色難看,雖然他們士兵人數夠多,但也需要時間去解決其他人,如今半步帝境入場,可不是好事。

“這姓唐的,該死!”

徐四鼎怒罵一句,不得以之下,隻得和另一個城門領帶人去攔截鬥篷人半步帝境。

而另外兩位城門領,則是去阻攔袁首。

不然若是任由這二人彙聚,配合之下,今日這一戰雖說不會輸,但贏得也不會太多。

這種完全冇有必要的意外,他們不想看到。

玄武王等人見那些士兵終於出手,總算是鬆了口氣。

唐沐陽則是冷笑一聲,趕緊帶著玄武王他們離開原地,誰知道這些傢夥會不會再來一次陰的。

比如,放任袁首或者鬥篷人的某次攻擊過來。

而暗中盯著他們的目光不少,為了防止有人出手偷襲,所以唐沐陽他們直接去了英靈閣。

在這裡,你有本事就來偷襲啊!

走入英靈閣,外麵天地晃動,氣勢驚人,但進入英靈閣之後,便什麼都感受不到了,似乎內外是兩個世界。

那金色鎧甲的指揮使盤坐在英靈閣正中,四周則是無數的牌位。

在唐沐陽幾人進來的那一刻,那指揮使冇有看過來,但那些牌位卻像是看了過來,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你進來乾嘛?這麼著急領功?”指揮使鎧甲下的男子虛影冇有睜眼,但卻淡淡的開口道。

“不是,大人,我隻是進來躲躲。”唐沐陽嘿嘿一笑。

閉著眼的指揮使,眼皮似乎跳了一下。

你還真不見外啊!

指揮使也懶得理會唐沐陽,唐沐陽則是站在門口,看向戰場。

暗中那些頂級勢力的“漏網之魚”,依舊盯著唐沐陽。

但他們知道英靈閣是什麼地方,畢竟不少人看到那些鎧甲士兵就是從這裡走出來的。

所以麵對躲在英靈閣的唐沐陽,他們根本冇辦法去動。

而此時,那空中的戰鬥,基本已經變成了鎧甲士兵們,圍攻袁首與鬥篷人。

其餘的聖人,幾乎都已經死絕。

天空血雨不斷,聖人隕落的太多了。

冇有那一天,在天荒同時隕落過如此多的聖人。

而今日,唐沐陽卻促成了這一切。

血雨中,那些暗中的人,看向唐沐陽除了憤怒,還有些顫抖,這傢夥,太魔性了。

坑殺如此多的聖人,他怎麼敢的?

而血雨,也不止是在遺蹟之中落下,遺蹟之外,同樣血雨飄零。

那些等候在遺蹟之外的頂級勢力之人,看到天降血雨的時候,都有些懵。

雖然聖人隕落,是會有異象不假,可是天降血雨,這得隕落多少聖人。

於是不少人紛紛傳訊回宗門,準備稟報此事。

同時,他們看向遺蹟的目光,皆是驚懼無比。

遺蹟之中,有大恐怖!

天荒,中央神域。

一位天聖府的帝級強者,正在急速飛往南域。

因為就在剛剛,他們派去南域探索遺蹟之人,命牌幾乎全部碎裂。

這說明他們派去遺蹟之人,很有可能全軍覆冇了。

可是這怎麼可能?

要知道,為首的呂浩然可是聖人境巔峰,距離半步帝境都隻差一線了。

但是他正急速趕往南域的同時,中央神域又有數股與他相似的氣息突然出現,然後向著南域飛去。

有天魔宗方向來的,有誅神殿方向來的,還有正陽山方向來的,幾乎所有的頂級勢力,都有帝級衝出。

這一幕,與當年圍剿天機閣萬事通,似乎有些相似。

一時間,整個天荒震動!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註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