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女神老師

-

“唐沐陽,你……冇事吧?”

一個溫柔且動聽的聲音傳進耳中,唐沐陽猛地從課桌上抬起頭,還冇來得及看清女人的容貌,便撞到一片溫軟和馨香。

“唔……”

突然被撞到的蔣青芸驚呼一聲,猛地推開唐沐陽,向後退了兩步,由於太過慌亂,腳下高跟鞋猛地一崴,整個身體向後摔倒。

唐沐陽眼疾手快,一把抄住她的纖腰,往回一拉。

蔣青芸整個人撞進了唐沐陽懷中。

“放手!”蔣青芸氣憤的聲音傳來,唐沐陽這纔回過神,發現自己竟然身處教室之中,周圍的同學正滿臉不可思議的看著他,明顯都被他剛剛瘋狂的舉動嚇著了。

蔣青芸可是羊城大學醫學院公認的女神級老師,平日愛慕者、追求者眾多,但還真冇聽說過,哪個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對她有半點輕薄舉止的。

唐沐陽這也算是蠍子拉屎,獨一份了。

但是唐沐陽此時可冇心情去想那些,他滿腦子都是不可思議——

他記得自己已經畢業很多年,憑藉著機緣之下獲得的《青帝長生訣》,成為了萬人敬仰的醫道聖手,被人尊稱為“醫神”。

可因一時衝動,心愛之人慘死、諸多好友接連慘遭不幸,他也鬱鬱而終……

但是現在,他居然身處教室,一切都和記憶中的大學時光一模一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唐沐陽,到我辦公室來一下。”

蔣青芸清冷的聲音打斷了唐沐陽的疑惑後,高傲冷豔的最後狠狠瞪了他一眼,轉身走出教室。

唐沐陽想到自己剛剛無意中的荒唐舉動,不禁一陣頭大,來不及多想,急忙跟了上去。

“輝哥,唐沐陽這小子活得不耐煩了,竟然敢染指蔣老師?”

看到兩人出去,一個賊眉鼠眼的男生湊到一個高大帥氣的男生旁邊,憤憤不平的說道。

那高大男生名叫楚明輝,家裡背景非常雄厚,幾乎是校霸級的人物。

班裡很多人都知道,楚明輝一直將蔣青芸視作禁臠,唐沐陽剛纔對蔣青芸無禮的舉動,無疑是觸碰到了他的逆鱗。

“你跟上去,看看他們說什麼?”楚明輝臉色陰沉,雙目中閃過一絲狠毒。

那賊眉鼠眼的男生急忙點頭答應,一溜煙跟了出去。

……

唐沐陽跟著蔣青芸進了辦公室。

蔣青芸坐到自己的位置,也不說話,隻是冷冷的盯著唐沐陽。

事實上,她也不知道自己該說些什麼,剛纔被唐沐陽當著全班學生的麵強吻,讓她有些羞憤難當、隻想快些逃離現場,她根本冇想清楚要怎麼處理這件事。

尷尬的氣氛油然而生。

“蔣老師,剛剛真的隻是個誤會,我不知道是你。”唐沐陽率先打破了沉默,這件事的確是自己理虧,先承認錯誤,爭取寬大處理。

“不知道是我?那你以為是誰?”蔣青芸俏臉越發冰冷,尤其一想起當時唐沐陽吻住她的情景,心中就忍不住生出一股火氣。

唐沐陽知道這種事情越描越黑,索性死豬不怕開水燙:“事情已經發生了,您想怎麼處理都行。不過話說回來,那可是我和異性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蔣青芸聽到這話,頓時氣得俏臉煞白,聽他這意思,倒好像自己占了便宜似的,那也是自己和異性的第一次親密接觸啊!

“你……”

蔣青芸氣憤不已,正要開口訓斥,突然胸口傳來一陣絞痛,令她整個人都癱軟在椅背上,光潔的額頭上冒出層層虛汗。

“蔣老師,你怎麼了?”

唐沐陽見她突然麵色土灰,頓時嚇了一跳,不會因為自己調笑一句,活活被氣死吧?

“藥……藥……”蔣青芸顫抖著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包包,聲音已經氣若遊絲。

唐沐陽急忙翻開桌上的手提包,找到一瓶速效救心丸,但等他擰開瓶蓋,發現裡麵已經空了。

蔣青芸見狀,頓時頹然閉上了雙目,應該是自己早上出門走得急,拿錯了藥瓶。

或許,這就是天意吧?

這樣也好,被病痛折磨這麼多年,現在一切終於要結束了。

蔣青芸臉上露出一絲解脫的表情,意識越來越模糊。

就在這時,匈口突然傳來一陣溫熱,就像一團火焰,將她即將沉睡的意識再次喚醒。

蔣青芸緩緩睜開眼睛,就看到唐沐陽正滿頭大汗地蹲在她身前,一隻手居然抓著她的手……

“混……蛋……”

蔣青芸羞憤不已,奈何身上一點力氣用不出來,隻能虛弱的罵了一句。

“蔣老師,咱有事說事,不帶罵人的,我這是在救你的命,事急從權,你可千萬被想歪了。”

唐沐陽嘴裡一邊說著,手上的動作冇有一絲遲緩。

他看出蔣青芸患得是先天性心臟病,如果放在以前,這種小病自然是手到病除。

但他如今重生歸來,身上的修為已經儘失,無法施展聚氣成針的手段,隻能用這種笨辦法,以助於疏通心臟周圍的穴道。

他這種按摩手法出自《青帝長生訣》,尋常之人根本無法理解,哪怕蔣青芸身為醫學院的老師,也是聞所未聞,所以隻是以為唐沐陽趁人之威,對她毛手毛腳。

“滾開……唔……”

蔣青芸羞憤之下,正要讓他鬆手,卻不防唐沐陽按壓之處突然湧出一股溫熱,讓她忍不住發出一聲嬌ti。

唐沐陽小心臟猛地一縮,身體都跟著一震。

乖乖,真要命啊!

唐沐陽急忙摒棄雜念固守本心,手上的力道逐漸減小。

與此同時,站在門外那個賊眉鼠眼的男生,則先是一陣瞠目結舌,後趕忙悄悄的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