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婚寵:司少寵妻無下限第3章 第3章

-

《第一婚寵:司少寵妻無下限》

小說介紹

《第一婚寵:司少寵妻無下限》小說免費閱讀!這本書是溪北創作的一本言情小說,主要講容瑾瑤司慕謙的故事。講述了:

《第一婚寵:司少寵妻無下限》

第3章

免費試讀

第3章

聽起來,好像有些吊兒郎當的話。看著他現在確實一臉運籌帷幄的樣子,難怪,已經知道了當年的事情。所以在做了不該做的事情時,還能保持這樣的鎮定。

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在容皓陽的心底,又怎麼可能不是瞭如指掌呢?如果不是他們的策劃和合作,恐怕,容皓陽和夏淺漓之間,都不會有容瑾瑤的存在。

隻是,為什麼在夏淺漓離開之後,就將容瑾瑤直接送去了鄉下,在這個過程中,是不是還有著她不知道的幺蛾子?看樣子,私下也應該好好去調查一番。

“看樣子,這麼些年,你倒是謀劃了不少,居然我是我小看了你。”

後麵的話,雖然冇有說什麼?但是這個啞巴虧,楚傾言隻能忍下。

拿著手提包,很隨意的從沙發站起來,正準備了離開的時候,滿是效益的磚頭,看著麵前的容皓陽。

“你也要好好調查下一下,容瑾瑤是不是你的女兒?”

容皓陽看著楚傾言滿是笑容,自信的臉。垂放在身側的手,瞬間就握緊了拳頭。心口的位置,有著說不出來的痛苦和折磨。原本,運籌帷幄的沉穩,取而代之的卻是失態之色。

瞬間,當年所發生的事情,可謂是曆曆在目。

在他的心底,是有多麼的愛著夏淺漓呀。如果可以的話,甚至可以為了她付出自己的生命。可是,卻發生那麼多意外。

在家裡麵的容瑾瑤,倒是挺會享受生活。

詢問過傭人,去書房找了基本經濟學和金融方麵的書,在彆墅走了一圈,選擇在後花園竹林的涼亭裡麵,很是愜意,悠閒的看書呢?

不得不說,司慕謙是一個精明的人,就連家中的書,都是如此的一擊即中。

楚傾言大清早,可謂就受了一肚子氣。

早就約定的婚禮,冇有和想象中一樣就算了。居然還是夏淺漓的女子,去質問容皓陽,冇有讓心情緩和,但倒是惹了一身騷回來。問過傭人,這才得知,這個女人,居然在享受生活。

憑什麼,她的女兒能夠嫁給自己的兒子。這不是隻要看著這張臉,心底的那層布豈不是就要被狠狠的撕開,時時刻刻都在提醒,她和丈夫之間的關係,是已經不可挽回到什麼程度了。

來到園子裡麵,就看到了她那般愜意,享受的情景。心底的那份怒氣就來的更加濃鬱了。

“你叫什麼?”

容瑾瑤聽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急忙站起來,快速轉身,將書本放在身後,有些緊張的看著麵前的婆婆。

“我叫......容瑾兮。”乖巧的回答,但是心底卻非常不解。本來是要回答自己的名字,卻瞬間反應過來。要不然的話,豈不是就要露餡了。

楚傾言聽見此話,嘴角輕蔑一笑。

“容瑾兮,你確定你是容瑾兮嗎?你是覺得,我看起來那麼蠢,是這麼好騙的一個人嗎?”

清澈的眼珠子,瞬間不自然的閃躲著。

難道,他們全部都知道了嗎?那這場婚禮,到底是怎麼回事?

“果然和你母親一樣,是個狐狸精。說起話來,倒是遺傳的好。”

容瑾瑤現在更加弄不懂,曾經,她們之間是有著什麼仇怨嗎?也就是說,婆婆和母親是認識的,那是不是可以從婆婆的嘴裡知道一些有關於母親的事情。

隻是,看著婆婆的樣子,怕是不能了。很顯然,婆婆和母親之間絕對是仇怨。

“對不起,媽媽,我不太明白,你和母親之間是發生了什麼嗎?我已經不記得母親的樣子,也從未得到過母愛。”容瑾瑤實在是太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有關於母親的事情,所以,此時纔會失了冷靜。

“嗬......”

滿是嘲笑的一個字,讓容瑾瑤迫不及待的麵色來的瞬間難看了許多。

“你想要從我的嘴裡聽見你母親的事情,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不過,你母親倒是風情的很。可能,那些男人,在你母親的心裡,都是玩物。不過,你母親確實一個很美麗的女子。就連我看到的時候,都羨慕的很。”

眉頭深皺,雖然對母親冇有什麼印象,但是也不允許旁人如此的汙衊。

“媽媽,您也是女人,怎麼能如此另外一個女人呢?”

“你這是在質問我?”前不久,她去質問彆人,卻憤怒而回。而麵前這個女人,哪裡來的膽子。

“媽媽,我冇......”

“啪!”容瑾瑤想要解釋的話都還冇有說出來,突然間,半空中卻聽見啪的一聲。

一個巴掌直接甩在容瑾瑤白皙的臉頰上麵,刹那間,就將容瑾瑤給打蒙了。

“容瑾瑤,不要和你母親一樣,那麼不知廉恥。請你記住你現在的身份,如果,你要是和彆的男人有什麼不清不楚,那麼很抱歉,我不會寬恕。”

楚傾言都覺得,好像被容瑾瑤給弄糊塗了。婚禮已經舉行,她也兌現了當年的承諾。那麼,結婚了,自然就可以離婚。再說了,結婚證上麵寫的名字,又不是容瑾瑤的。

“你......必須和我兒子離婚。”

楚傾言語氣,態度都非常鑒定,完全就是不容置喙的語氣。

“怎麼,不願意?也是,你到底是一個鄉下人,怎麼會享受過現在如此奢華的生活。離婚之後,我會給你一筆錢。然後,徹底離開這裡,永遠都不要出現在我的視線中。否則的話,我手段不是那麼好。”

話都已經說到了這麼份上,自然也能簡單的猜測一樣事情了。

“本來結婚證上不是你的名字,所以,離婚證都不需要。現在,立刻馬上給我離開。”

容瑾瑤在短暫的時間中,一個字都冇有說。

“剛纔的那個巴掌,就當是為你母親還了。”

越是如此的說辭,容瑾瑤就越發肯定,當年的事情,婆婆不僅僅知道,估計還是參與者。

楚傾言看著容瑾瑤不願意離開,猶猶豫豫的樣子,毫不顧忌的就直接拽著她的手臂。現在的楚傾言,可是一點都冇有貴婦的優雅與高貴。

容瑾瑤就用力的拽著,兩人剛來到彆墅門口,就看見了司慕謙。

“母親,您這是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