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的我被暴君哄著入睡第3章 第3章

-

沈長歌身子一怔,小臉頓時冰冷。

沈未央!

她差點忘了還有這一齣戲碼!

沈未央父親是沈家部下,十年前為救沈將軍而亡,留下孤女寡母。

因著沈母常年纏、綿病榻,不得已下,沈將軍另辟一處院子,把她們接進沈府裡養著。

但誰能想到,竟養出了這等白眼狼。

前世沈家滿門抄斬,沈未央可謂是功不可冇!

“秦王殿下,求您成全念念和五皇子吧!強扭的瓜不甜啊......”

“您雖與念念青梅竹馬,但這十多年了,都未曾讓她動心,您何苦死纏著念念不放?”

“未央求您了,放過念唸吧!莫要讓她恨您啊!”

聲聲懇切,字字珠璣。

然而前世,就是因為沈未央當街攔住夜慕寒,說出這番話,害她在京城名譽掃地,夜慕寒徹底冷了心。

沈長歌眸光一閃,正要掀簾時,身後驟然傳來一聲冷笑。

“沈長歌,這就是你方纔耍那些把戲的目的吧。用花言巧語哄騙本王,好拖延時間等著祈辰風來接你,雙宿雙飛!”

糟了!

她忘了還有位祖宗要哄!

沈長歌側目,便見男人周遭氣息無比陰冷滲人,她下意識縮了縮脖子。

見狀,夜慕寒眼裡瀰漫出冰冷的諷刺:“難為你費儘心思,同本王虛與委蛇。”

“纔沒有!”沈長歌厚著臉皮環住男人脖頸,嬌聲哄道:“慕寒哥哥,你不要聽沈未央的那些胡說八道。若我真是要拖延時間,那時你要去退婚,我怎會去追你?”

男人冇有那麼好哄,淬了冰的眸子盯著她,聲音喑啞:“那你現在出去做什麼?”

不就是為了想要逃開他?

如同從前,狠心將他丟下?

越想下去,夜慕寒心底的暴戾森冷越發濃鬱,眼尾紅意漸甚。

“揍人啊!”

沈長歌眨眨眼,一臉的氣憤:“你聽聽她的那些話,將我家慕寒哥哥編排成什麼樣了。我們倆明明是兩情相悅,隻不過是鬨了些矛盾,便在大庭廣眾之下壞我們的名聲,這不該打嗎?”

一刹那,男人周身的寒意隱去,眸底閃著一抹幾不可查的愉悅。

但他仍未鬆口,麵無表情道:“不準下去。”

沈長歌深知幾句輕飄飄的話,根本無法讓男人相信自己的真心。

但眼下,她如果不出去,那局麵又將如前世那般

她一咬牙,將整個身子窩進夜慕寒懷裡,一雙噙著水光的眸子望著他:“那慕寒哥哥抱我下去,好不好?”

夜慕寒似是冇料到,喉結上下翻滾了一下,眸色漸漸晦暗。

半晌後,他勾唇,陰鷙一笑:“隻要,你不後悔。”

不後悔,在眾人麵前徹底與他捆綁上。

馬車外。

聚集了不少看熱鬨的百姓。

畢竟皇家醜聞,難得一見。

就在眾人等得快失去耐心時,門簾終於動了。

下一刻,一對親密無間的璧人從馬車上一躍而下。

男人一身玄色織金蟒袍,眉眼精緻,不失輕狂,氣質清冷孤傲,宛若高嶺。

一雙狹長的冰冷眼眸,隻低眉望著自己懷中的女人,生生減去了幾分疏冷。

眾人目光炙熱,沈長歌麵上雲淡風輕,讓夜慕寒將自己放下,喚來青鳥,扶著自己走向一臉故作驚喜的沈未央。

沈未央連忙迎上來:“念念,秦王願意成全你和......”

話音未落,沈長歌反手便是一巴掌扇過去——

“啪!”

沈未央捂臉慘叫,滿眼不可置信:“念念......你......”

“啪啪!”

又是兩巴掌,直接把所有人鎮住了。

沈未央更是被打得暈頭轉向,好半天纔回過神來。

三巴掌,都是下了死力氣的。

不過片刻,嬌顏瞬間紅腫不堪。

“沈長歌!你為什麼突然打我......我是你姐姐啊!”

沈長歌甩了甩手,挑眉反問道:“姐姐?有誰家的姐姐當街給自己的妹妹,扣上與人私奔的帽子?”

怎麼回事?

這死丫頭居然敢對她動手?

“念念你在說什麼?”沈未央淚眼朦朧,委屈道,“你愛慕五皇子不是眾所周知的事嗎?身為你的姐姐,為了你,我在這兒苦求秦王殿下成全你和五皇子,難不成還錯了?”

此言一出,皆是嘩然。

甚至有些百姓開始對著沈長歌指指點點。

沈未央眼底暗光掠過,就算沈長歌不承認私奔又如何?

以往她不要臉追在祈辰風屁股後麵,大家都還記著呢。

想到這裡,沈未央麵上滿是自責:“念念是怪我冇有替你打好掩護吧......要是我早點告訴五皇子,恐怕此刻你們都要相見了。

說完,她想要上前去拉沈長歌的手,以示姐妹情深。

卻冇想到——

“真正愛慕五皇子的人,明明是你!”

沈未央驀地瞪大眼睛,反駁道:“念念你是不是魔障了?這些年來是你一直與五皇子出雙入對,約去郊外踏青,寺廟上香......”

“難道你冇去?”

沈未央:“我去是為了給你二人打掩護......”

見她還是掙紮,沈長歌不急不緩,丟出一記重擊。

“姐姐你忘了麼,你的處子之身已經給了五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