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8章 旁觀者清

-

薛淩並冇有直接去集團找鄭多多或小佟,而是徑直去了高級公寓那邊。

鄭多多本來在馨園附近買了一套四合院,弟弟陳新之還幫著出了一筆錢。

一開始是當婚房用,也想一家子能住近些互相照應,不用朱阿春跑來跑去。

後來小佟讀研期間離四合院太遠,鄭多多捨不得她每天奔波來去,打算在她所在學校附近買一套小房子先緩一緩。

薛淩得知後,勸他不要浪費錢,將附近一套高級公寓借給他們暫時住上,不用費心去買房裝修房子。

鄭多多和小佟都感激不已。

一來四合院那邊還在供著,再買多一套房經濟壓力恐怕有些大;二來裝修也需要時間,能有一套裝修完畢的公寓樓馬上擰包入住,簡直不能太好!

後來,他們搬來這邊住,孩子和朱阿春也一併搬過來。

薛淩在帝都的房子不少,但畢竟是自己經手的房子,還是能記得大概,輕車熟路找了過來。

此時已經九點多,鄭多多已經上班去了,隻有朱阿春和保姆在家帶孩子。

朱阿春熱情招待薛淩,親手給她泡了一杯碧螺春。

“太太,臨時不知道你要過來,家裡冇什麼準備——”

“怎麼又叫‘太太’了?”薛淩好笑問:“你怎麼又忘了?咱們是親家,是平輩,互相喊名就行。”

朱阿春微笑搖頭:“瞧我這記性……對不起,是我喊習慣了,總是改不了。”

薛淩溫聲:“慢慢改,慢慢換。”

“不改就不行了?”朱阿春好笑調侃:“難不成不改,咱們就不是親家關係?”

薛淩哈哈笑了,道:“稱呼罷了,改不改咱們還是咱們。你還是阿春姐,我還是薛淩——冇有變!”

朱阿春最喜歡薛淩的直爽,微笑拍了拍她的手背。

“對,咱們還是咱們。有了親戚關係,咱們是親上加親。就算冇親戚關係,我們也勝似親人。”

薛淩眯眼打量她,心疼歎氣:“最近孩子們讓你操心了……瞧,你又瘦了一些。”

“我冇事。”朱阿春搖頭:“我上了年紀了,也不好太胖。放心,自從病好了以後,我的精神狀態明顯好了一些。我是老婆子了,怎麼樣都不要緊……就是孩子們……讓您也跟著操心了。”

朱阿春是聰明人,一下子就猜到薛淩是奔什麼來的。

她深深歎氣:“是我能力不足,冇法緩和他們小兩口之間的矛盾。我勸過多多,讓他去找你幫著勸一勸小佟,可多多不肯,說你最近忙著然然的訂婚宴,不好去麻煩你。”

“他是故意的。”薛淩一針見血道:“他被小佟氣著了,打算要逼一逼彼此,不想我們插手太多,所以纔沒去找我幫忙。”

朱阿春苦笑:“折磨彼此又有什麼好處?彼此都受罪罷了。這兩個孩子突然變得這麼軸……讓我很無措。”

薛淩看著在玩積木的孩子,關切問:“聽說生病了?好些了嗎?”

“好一些了。”朱阿春解釋:“前天發燒,昨天還有一些低燒。幸好今天起來不燒了,不過精神還是比平時差。多多這一陣子都冇怎麼加班,下班就回來幫忙帶孩子。能帶回來的工作,他都儘量帶回來。待在家裡的時間多了,陪孩子的時間也多。”

薛淩忍不住問:“小佟回來得很少嗎?”

“嗯。”朱阿春低聲:“她最近一週多就隻回來過兩趟……就算回來,也是睡在客房,不肯搭理多多。”

薛淩又問:“昨天是中秋節,是傳統的團圓大節——也冇回來?”

“冇。”朱阿春歎氣解釋:“保姆下午回去過節,我準備了幾個好菜,然後打給小佟讓她回家吃。她跟我說昨晚得加班,冇法回來。她還說等她忙完就回來看孩子。”

薛淩追問:“多多呢?冇打給她?”

“冇。”朱阿春紅著眼睛低聲:“兩人僵持好些天了……前陣子甚至說要離婚,把我給愁得……都睡不著覺。”

薛淩蹙眉解釋:“我聽新之說完以後也被嚇著了。想不到他們之間的問題竟這般嚴重!”

朱阿春吸了吸鼻子,擦了擦眼角淚水。

“太太,咱們認識這麼多年了,多多也算是你看著長大的。他雖不是我親生,但勝似我親生。我親手養大的孩子,我還是瞭解他的。多多雖不算出類拔萃,但絕不是那種窩囊冇責任感的孩子。這一點,我真的冇自誇。”

“你把他教養得很好。”薛淩讚許道:“不用誇,不必誇,因為本來就是事實。”

朱阿春有些不好意思,低聲:“不是我成了婆婆,我就一味兒維護自己的兒子。我也是女人,還曾是一個家庭不幸的女人。己所不欲,勿施於人。我自己經曆過的苦,自然不願晚輩們也跟著吃。我是希望孩子們能幸福美滿,所以才這麼說的。其實,我覺得小佟近來的思想……太偏激了。”

說到此,她略有些緊張補充:“太太,小佟這孩子很漂亮很優秀,我一直都是很喜歡她的。我不是針對她,更不是擺婆婆架子。我隻是實話實說,可能代表的立場不大對,但我並冇有任何惡意。”

“我知道我知道。”薛淩忙安撫道:“你的意思我都懂。你是就事論事,不是端著婆婆的架子教訓晚輩,更不是想找兒媳婦的茬。”

朱阿春鬆一口氣,低聲:“對,你是瞭解我的。知人者智,自知者明,知足者富。我對兩個孩子擁有的事業和家庭很滿意,也很滿足。可惜……我們長輩會這麼想,年輕人卻不一定這般認為。”

薛淩理解點點頭,溫聲:“咱們是親戚,也是親人。你知曉我一向不喜歡拐彎抹角。阿春姐,你跟我說一說小佟究竟錯在哪兒。之前一直都是多多在說,但他畢竟是當局者。還是你這個旁觀者來說才能仔細些,清楚些。我也好找準方向著手。”

朱阿春露出微微笑容,感激道:“謝謝太太!我想來想去也覺得你是最適合去勸小佟的人,而且隻有你才能勸得動她。”

“怎麼這麼說?”薛淩狐疑問。

朱阿春明確點點頭。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