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7章 小祖宗們

-

訂婚宴十一點才結束,客人先後離去,自家人也各自回房間休息。

兩位主角仍是精神奕奕,滿臉春風,眉眼儘是款款深情。

程煥然牽著康安的手,說說笑笑來到薛淩的麵前。

“媽,我和安安要出去一趟。”

薛淩猜想小兩口應該還有其他開心節目,微笑道:“路上注意安全。都喝了酒,彆自己開車,讓老陳送你們出去吧。”

康安的臉微紅,低聲:“我們會早些回來的。”

“不用。”薛淩搖頭大笑:“什麼時候回來都行,不用急著回來!好好浪漫去!去吧去吧!”

程煥然笑眯了眼睛,摟著紅著臉的未婚妻甜蜜出發了。

薛欣喝了一點兒酒,一向酒量不行,酒品也不行的她搖搖晃晃,撒嬌要陳新之揹她回家。

陳新之自然百依百順,蹲下將她背起來。

小欣嘻嘻哈哈笑著,一會兒逗玩他的髮絲,一會兒拉扯他的衣領。

陳新之寵溺笑著,哄道:“乖,彆亂動。小心彆摔了。”

“纔不會呢!”薛欣一聽到要摔,連忙抱住他的脖子,“我是不會讓自己掉下去的!”

陳新之眉眼笑彎彎,揹著她走過來。

“媽,我們回四合院那邊。”

薛淩答好,提醒:“明天早上過來吃早餐。”

女兒不會做飯,她這個當媽的一清二楚來著。

幸好住得夠近,自家一日三餐都有廚師安排好一切,不然如果是兒媳婦們做飯,她都不好意思整天喊他們小兩口過來蹭吃蹭喝。

陳新之答好。

小欣嘟嘴撒嬌:“媽,我要吃小籠包,還要吃雞蛋卷——要剛剛出爐的……要脆脆的哦!”

“知道了。”薛淩趕蚊子般揮手:“麻利滾去睡!不能喝還喝!真是欠罵!”

陳新之腳步飛快沉穩揹著小嬌妻跑了。

薛欣委屈嘟嘴:“媽剛纔好像凶我了……嗚嗚嗚!”

“乖。”陳新之哄道:“媽是擔心你喝多了對身體不好。”

薛欣卻已經迷迷糊糊靠在他的脖子上睡著了。

陳新之無奈低笑,腳步放緩一些,往後麵的四合院慢悠悠踱去。

“媽!”薛揚一邊收拾,一邊喊:“這邊還有好些酒——該咋辦呀?”

薛淩快步上前,吩咐:“還冇開的收起來,倒出來的送去廚房看看能不能當料酒。瓶子裡還有的送你,要不?”

“當然要呀!”薛揚笑嘻嘻道:“我有好用處呢!”

薛淩點點頭:“行,那你都搬走吧。東西彆浪費,隨你怎麼安排都行。對了,彆酒後開車。”

“知道知道。”薛揚笑道:“我讓超哥送我出去一趟。”

薛淩忍不住提醒:“彆太晚回來。小竹這兩天有些感冒,白天你去忙,晚上你好歹幫著照看一二,彆讓瀟瀟太累。”

秋季早晚有些涼意,小孩子愛調皮又好動,掛著汗水吹了涼風,一不小心就著了寒。

不怪照料的保姆和瀟瀟不儘心,主要是孩子的抵抗力低下,根本防不勝防。

“哎!”薛揚答應下來:“幾個孩子十點左右就趕去睡了。我一個多小時後就回來,不會太晚的。”

薛淩冇追問他要去哪兒,轉身吩咐打掃的家政工人要輕拿輕放。

程天源送了薛淙一家子出門,回來便找不到林清之。

“媳婦,有冇有看到阿清?”

薛淩答:“他提前去歇息了,在老三的房間。怎麼?有事?”

“早些時候媽在找他。”程天源解釋:“後來我幫著阿虎先送王青回去,回來就一直找不著他。”

薛淩“哦”一聲,道:“宴會結束前,我瞧見媽跟他在客廳裡聊話,好像聊了好久呢。”

“那就不用了。”程天源溫聲:“你忙了一整天,也早些去歇息吧。這裡我看著就行。”

薛淩確實累得很,叮囑:“工人們的加班費我已經彙給她們的經理。角落那邊還有不少水果,到時一人送一份給她們。大過節讓人家來加班,咱們也挺過意不去的。”

“好。”程天源輕拍她的背,低聲:“你早些睡。明天我可能得晚起,到時爸媽起床還得靠你去搭手。”

薛淩溫柔低笑:“OK,冇問題。”

準備宴會整整用了一天,收拾殘局也費了好幾個小時。程天源目送家政工人們離去,發現已經是淩晨三點多。

車庫裡還有車冇回來,好像是老大和老二。程天源叮囑值班的保安一聲,隨後便去書房歇下。

年紀大了,睡眠不比以前安穩。此時他進房間裡去睡,一定會吵醒薛淩,惹得她再也睡不著。於是,他果斷去了隔壁書房。

大清早,薛淩便起床去了爸媽的房間。

她幫老人家穿上薄外套,好奇問:“媽,您昨晚找阿清聊什麼?還一聊就大半天!”

薛媽媽艱難伸手梳髮,答:“我以前存了一些金條在銀行保險庫,想要去取出來打成首飾送小輩們。我讓阿清介紹有真本事的師傅,幫忙搞一些好看時尚的花樣,省得年輕人不喜歡。”

“真是費心呀!”薛淩好笑道:“又要主動送,還要送得人家喜歡滿意!”

“可不嘛!”薛媽媽調侃:“現在的小輩們都是家裡的小祖宗,能不哄著寵著呀!”

薛淩認真道:“您都送我吧,我無所謂什麼花樣。直接送金條也行,您還能省些設計費和工錢。”

“拉倒吧。”薛媽媽毫不客氣:“我送你乾啥?我是要送曾孫曾孫女們的!”

薛淩低笑,轉身倒了一杯溫水給老父親。

“吃完早飯我要出去一趟。後花園那邊昨晚清洗了,現在還濕漉漉的。你們隻能在大客廳和前麵的走廊散步。記住了哦!”

薛爸爸狐疑問:“你要上哪兒?”

“聽說多多的娃病了。”薛淩答:“我過去看一看。”

薛爸爸眸光微閃,低聲:“我們也好些天冇瞧見多多了……你給看著點兒。他上次來的時候,我瞅著他的臉色不怎麼好。”

“知道了。”薛淩不想多說,轉開話題道:“你們先去客廳。之瀾叔應該已經醒了,我去敲門看看。”

吃過早飯,薛淩帶上保鏢匆匆出門。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