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4章 彆悲觀

-

想起寶貝女兒萬芸多次戀愛不順,王青就忍不住掉眼淚。

阿虎趕忙勸道:“彆傷心。姻緣事,誰都說不準,是吧?但月老那邊有數來著。誰跟誰配一對,誰跟誰必須在一起,都是註定的。你在這兒唉聲歎氣,指不定明天小芸的緣分就來了呢!”

王青哽咽:“……哄我乾啥。”

“不是哄。”阿虎苦笑:“咱們家的傳統你又不是不知道。俺三十出頭才認識女孩子,誰知被人家給耍了一道。俺娶你的時候,都快四十了。現在的社會早不一樣了,到處都是大齡剩女。咱小芸不算大,還是蠻年輕的。你呀,用不著擔心她。”

“能不擔心?”王青輕哼:“一個個單著……”

阿虎的內心何嘗不難過,隻是他必須讓王青保持好的心態和生活態度,不然對她的病情影響非常不好。

“阿青,你壓根犯不著擔心。小虎子說了,俱樂部那邊多數都是男孩子。除了小芸和兩個小姑娘,其他都是年輕人。他還說,好幾個年輕小夥子都對咱們小芸有意思來著。多半是咱們小芸眼光高,所以還挑著。總得讓她挑自己喜歡的吧?急不得急不得的。”

王青狐疑問:“真的?”

“俺騙你作甚?”阿虎笑哈哈道:“你要是不信,回頭自個問小虎子去。不過,就不好問小芸了。你也知道俺們閨女臉皮薄,問了她也是不肯說的。”

王青的臉色稍微和緩一些,輕哼:“都幾歲了……還挑!”

“哎。”阿虎道:“咱們小芸兒咋就不能挑了?她長得好,學曆也高,工作能力也算不錯。好女孩自然能挑人呀!她要是不挑,俺就得幫她挑!人品呀,家世呀,都得配得上俺們小芸兒才行。”

“多事!”王青歎氣:“對她好就行。”

阿虎不住點頭:“那是必須的。其他可以馬馬虎虎,但對她好,寵著愛著小芸兒纔是最重要的。瞧那邊的然然和安安,他們也都年歲不小了。可他們還是能在茫茫人海中湊一對,多大的緣分啊!”

王青見他轉開話題,有些不高興。

“有緣……自然好。普通人……還是不能眼光太高。”

阿虎忙不迭點頭:“你放心,俺會讓小虎子開導開導她的。”

王青又道:“兒子也得找。”

阿虎眼睛微閃,低聲:“找肯定得找。現在不忙得很嗎?總得把家裡的經濟搞好一些,等兩個孩子大一些,不然不好找,是吧?”

王青聽罷,再次紅了眼睛。

阿虎連忙哄道:“大喜的日子,你咋能哭呢?一會兒讓阿源和嫂子瞧見,還以為你身體不舒服來著。”

王青閉上眼睛,不說話。

阿虎湊在她的耳旁,低聲哄:“男子漢大丈夫得以事業為重。一次婚姻不幸福,算不得啥。俺當初要不是被騙一回,俺哪裡有機會娶到你這麼好的老婆。小虎子還年輕,孩子都好幾歲了。以後不管啥時候找,他都後繼有人了。這一點,他比俺的情況好多了。阿青,多想一些好的,不能太悲觀了呀。”

“唉……”王青哽咽:“俺婚姻也失敗過……咋都這麼遭罪來著。”

阿虎輕撫她的背,低聲:“遇不到對的人嘛,情況多的是。遇到不對的人,以後才知道誰更適合自個,該找啥樣的姑娘,就當是積攢經驗唄。”

“胡說八道。”王青罵。

阿虎哈哈笑了,道:“是是是!俺胡說俺胡說!”

這時,小小虎捧著一個大盤子噠噠跑過來。

“爺爺!奶奶!吃蛋糕啦!”

阿虎趕忙迎上前,扶住衝過來的小人兒。

“彆跑彆跑。忘了爺爺是咋教你的?人多的時候不能跑,手裡拿著東西的時候也不能跑。”

小小虎激動喊:“好吃呢!爺爺!這蛋糕好好吃哦!”

接著,他勺了一大塊舉高手。

阿虎怕蛋糕撒了,連忙俯身下去吞進嘴裡。

“嗯~好吃!真好吃!”

小小虎開心咯咯大笑,隨即屁顛屁顛湊到王青的輪椅前。

“奶奶!快!你也必須嚐嚐!好好吃哦!真的!”

王青辛苦挪了挪下巴,嘴巴動了動。

小小虎隻能往前靠,伸長胖乎乎的胳膊喂王青。

王青的嘴巴沾了一些蛋糕末,仍努力扯開笑容。

小小虎眨巴眼睛問:“奶奶,好吃不?”

王青歡喜微笑:“……好吃!”

小小虎趕忙將大盤子塞給阿虎,激動手舞足蹈。

“那邊!那邊還有燒烤呢!爸爸和弟弟都在等著吃烤和牛!我要了一塊羊排!爺爺,你喜歡羊排不?”

阿虎慈愛低笑:“爺爺不能吃太多肉。你去吃吧,這些蛋糕給我們就夠多了。”

“好!”小傢夥一溜煙又跑開了。

阿虎一手端盤子,眼睛緊跟著小傢夥直到他去到小虎子的身邊,才放心湊回王青身邊。

“來,俺餵你吃多一些。這蛋糕是真心好吃來著!”

王青又吃多幾口,轉而欣慰笑開了。

“孫子……疼我們……真乖!”

阿虎慈愛笑眯眼睛,溫聲:“是啊!他們都是俺們帶大的,跟俺們親,也疼俺們。你呀,必須養好身體,等著以後享兒孫福。”

王青微笑點點頭。

阿虎見她恢複笑容,暗自鬆了一口氣。

“來來,吃多兩口。”

王青艱難挪了挪腦袋,問:“淩淩呢?”

“忙著呢。”阿虎笑答:“今晚上的主角是然然和安安,最忙的人卻是阿源和嫂子。瞧!在那邊招待客人呢!”

王青微笑:“不找……讓她忙。”

阿虎答好。

薛淩確實忙暈了頭,好不容易坐下休息,讓女兒去給自己端杯水來,誰知薛欣竟端了一杯冷果汁。

“小欣!”薛淩喊女兒,誰知她早已跑不見影兒。

幸好陳新之聽見了,快步湊過來。

薛淩讓他去端一杯溫水來,苦笑:“歲數大了,喝冷飲就容易鬨肚子。”

“好,馬上就來。”陳新之匆匆跑進客廳,很快端了一杯溫水回來。

薛淩接過答謝,咕嚕喝下半杯。

陳新之順勢坐在她身邊。

薛淩擱下杯子,劈頭直接問:“鐵頭,多多小兩口是不是還在鬨?”

,co

te

t_

u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