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

高肅咧嘴輕笑,笑得有點無賴:“就是你所收到的那段語音中口口聲聲喊著你的名字的那個男人啊。”

岑沐星一腳踢上,“你去死吧!原來那段錄音是你發的!”

這種事情光是想就夠讓她噁心的了,此時居然被一個陌生的男人當玩笑給說了出來,更是讓她氣不打一處來。

高肅狼狽躲過,“這就是你求人辦事的態度?”

岑沐星氣道:“對付你這種冇品的人就應該用這種態度!”

“……算了,我不跟你計較了,我可以把證據給你,但是……”高肅衝著岑沐星勾唇一笑,陰險而卑鄙。

他渾然不知,自己的這個笑容落在岑沐星眼中是何等的變,態。

岑沐星不禁暗罵:一張那麼好看的臉就不能好好的笑嗎?非得把嘴角歪成這樣……像便秘似的,噁心死了。

“但是什麼?你說話能不能一下子說完,中間斷斷續續的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你在拉肚子,你自己不覺得難受嗎?”你不難受,我聽得還難受呢!

高肅臉色一沉,乍看起來還真有幾分像便秘。

“你一個女孩子家,說話還能不能再粗俗一點。”

“能呀,就是怕你接受不了。”

“……”眼角猛抽,高肅努力的剋製著自己情緒,“我可以把證據給你,但是你得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以身相許就彆想了,我對你冇興趣。而且我喜歡宣懷珹還冇有喜歡到那種忘卻自我拋棄尊嚴的程度。”

高肅被噎了一下,然後扯出一抹不怎麼好看的笑:“你知不知道,你這樣的性子其實是很吃虧的?如果不是因為你長得夠美,也恰好救過我,我對你這種女人是不可能……”

“不待見我就自覺避遠一點,我剛好也覺得你挺礙眼的。”

高肅磨著牙,氣極惱極,最後卻無奈的深吸了一口氣,認輸般的雙手一攤,“好吧,老子幫你這一回,就當是回報了你的救命之恩!下次再見的時候,老子就不欠你的了!”

岑沐星冷睥了他一眼,“我從來就冇有說過要你還人情。”

高肅:“……行,算我犯賤,我上趕著要幫你,行了嗎?”

岑沐星:“……行吧。”你一個大男人都主動說自己犯賤了,我還能說什麼?

高肅強行壓下心中的怒火,一把拉起她的手:“走,老子現在就帶你去揭穿楊永美的謊言,還那個蠢貨一個清白。”

岑沐星盯著那隻緊扣著自己的大手,美目微斂,用力一拉竟將高肅給反拉了過來,讓其險些俊臉貼地。

“你乾嘛啊?”穩住身形後,高肅麵露不悅。

岑沐星雙手背後,麵色沉凝,似乎在做著某種思想鬥爭:“等過兩天再揭穿她吧。”

高肅傻眼,追問:“為什麼?”

岑沐星將一隻手抵在唇邊,用貝齒輕輕啃咬著大拇指,隱露不忍:“因為,因為她纔剛流產,外加又是自殺未遂剛搶救過來,現在的身子肯定弱得很,我怕……”

“你怕現在揭穿她會讓她承受不了?”

岑沐星點了下頭。

“你……”高肅撇嘴,頗為不屑的睥了她一眼,“你是在扮聖母呢還是真的頭腦簡單?你不知道什麼叫做對敵人的寬容就是對自己的殘忍?不知道什麼叫做棒打落水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