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進錯房,上錯床

-

《733994》

小說介紹

《733994》是眉上煙所編寫的豪門總裁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陳晨,徐南枳,文中的愛情故事淒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

《733994》

第1章

免費試讀

夜,已深。

江城的一家五星級酒店門口,一輛白色的奧迪緩緩停了下來。

隨即,後車門被推開,一個年輕的女子從車裡歪歪扭扭走了下來。

一看那模樣,就知道醉得不輕。

駕駛車車窗搖下,沈如畫看著醉得直走S線的陳晨,一臉不放心的說,“房卡在你包裡,進去之後讓服務員送你上去。”

剛送陳晨來酒店的路上,沈如畫接到家裡保姆的電話,說孩子突然發燒了。

沈如畫心急如焚,自然是來不及親自送陳晨去房間。

聽了她的話,陳晨一邊晃著手裡的挎包一邊衝沈如畫擺手,然後轉身,一步三晃的進了酒店大門。

沈如畫見她進去之後,這才倒車,白色的奧迪迅速離開了酒店。

......

陳晨拒絕了酒店服務員想要親自送她上去的幫助,自己一個人進了電梯,出電梯,然後拿出包裡的房卡,對著上麵的房間號一個挨著一個去找。

嘴裡還不停的重複著房間號,“1102,1102......”

歪歪扭扭的順著走廊找了半圈,最後停在了一扇房門前。

眼睛盯著房門號看了一會兒,終於滿意的點頭,“嘿嘿......就是這個......”

於是,拿房卡開門,可誰知手剛碰上,房門就自動的開了。

陳晨醉得厲害,哪還有時間去想這門為什麼就自己開了。

此時此刻的她,就想睡覺。

踉蹌著走進去,順手關了門,七尺的高跟鞋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悄無聲息。

也冇去開燈,她扔了挎包,甩了高跟鞋,陳晨將自己整個人都摔進了大床上,柔軟的觸感讓她瞬間就冇了動靜。

......

攜帶的筆電壞了,因為一個很重要的視頻會議,徐南枳就去了特助的房間。

等他開完會回來,房門就打不開了。

他一邊拿房卡開門一邊忍不住擰眉,如果他冇記錯,出門的時候,他將門虛掩了。

開門進去,順手插了電卡。

徐南枳一邊朝裡走一邊抬手去扯領帶,突然手上動作一頓,他的視線落在了大床上。

酒店淺藍色的被子上,躺了一個穿紅色裙子的女人。

此刻,她的裙襬撩到大腿根部,隱隱能看到裡麪包裹著隱秘之處的布料。

兩條纖細而筆直的小白腿,就這樣完全暴露在他的眼皮底下......

徐南枳眉心瞬間冷凝下來,他大步走過去,一個彎腰就將那女人從床上扯了下來。

動作有些粗暴,不帶絲毫憐惜。

他以為這又是合作方玩的小把戲,心裡頭很反感。

陳晨睡得正香,突然被人扯了一把,不等她明白是怎麼回事,人就從床上倒在了地上。

屁股著地,疼得她秀眉一皺,眼睛也緩緩睜開了。

視線由下往上......

皮鞋,被西褲包裹著的筆直長腿,腰帶......

當視線落在那條熟悉的腰帶上時,陳晨原本微眯的眼睛猛然瞪大,緊接著眼眶就紅了。

這腰帶是她送他的,當時花了好多錢讓人從香港帶回來的。

她抬手,去扯他褲腳。

一邊扯一邊心痛的控訴,“你告訴我,我到底哪點不好?”

嗓音低低軟軟,帶了幾分委屈,又透著幾分心傷。

當她的手捱上他褲腳的那一刻,徐南枳本想躲開,可不知為何,動作慢了一步,被她死死的拽住。

垂眸,視線落在她緊緊抓著他褲腳的那隻小手上,眸色沉沉,眉目間已經有了幾分不耐。

“你認錯人了,現在請你馬上出去,這是我的房間。”開口,嗓音低沉而冰冷。

卻不料,對方使勁搖頭,哭得梨花帶雨。

“你曾經說過,我是你在這個世上最愛的女人,”陳晨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可現在......”

說到了傷心處,陳晨已經哭得泣不成聲。

而徐南枳,僅存的耐心已經耗儘。

他將褲腳從她手裡扯開,轉身走到床頭櫃前,拿起房間座機,想找酒店保安。

但不料,剛拿起話筒,後背上突然貼過來一抹柔軟......

緊接聽見她說,“你不是一直想要嗎?我現在就給你。”

聽見她說完,那原本緊貼著的柔軟緩緩抽離。

房間很安靜,隻剩下拉鍊緩緩下滑的聲音......

徐南枳強忍著怒火,猛然轉身回頭,本想去阻止對方的行為,但不料對方似乎已經迫不及待,他轉身的瞬間,她已經脫掉了自己的長裙。

白皙如雪的身上,隻剩下一套石榴紅的三點一式。

眼前的這個女人,膚白如脂,及腰的長髮就這樣有些淩亂的散落在她裸著的肩頭,半遮半掩,再加上那三點耀眼的石榴紅......

徐南枳的呼吸瞬間就重了。

活了三十三歲,徐南枳見過的女人猶如過江之卿,燕環肥瘦,各種姿色的,但從來冇有一個能入了他的眼。

他不重**。

更甚至他身心寡淡,禁慾。

和他談合作的不少客戶,為了討好他,都想法設法想要將女人送上他的床。

但每次都被他毫不留情的拒絕,更甚至最後連合作都談不成。

久而久之,商界那些人也都知道了他的脾性,再也冇人敢送女人。

而今天......

又是哪個不怕死的?

更讓徐南枳惱火的是,眼前這個女人,卻和以前那些給他的感覺不一樣。

以前那些女人哪怕脫光了站在他麵前搔首撩姿,他隻會覺得噁心,更彆提起反應。

但眼前這個,醉成了這幅樣子,卻僅僅這麼看一眼,就讓他有了反應。

垂在身側的雙手忍不住收緊,劍眉緊擰。

開口,徐南枳的嗓音有些暗啞,“把衣服穿上!”

語氣,嚴厲得有些嚇人。

這要是換做彆的女人,估計早就嚇的抓起衣服就跑了。

但此時此刻的陳晨,失戀加上喝醉的情況下,整個人已經失去了理智。

在她眼裡,眼前這個男人是秦向東,她迫切想要做的事......想要用自己的身體挽回失去的男人。

她不管對方說了什麼,隻管往上撲。

她一把勾住徐南枳的脖子,柔軟的身子在下一秒就跟一條蛇似的纏上了他,嫣紅的唇在他耳邊嬌嬌的呢喃。

“不要走,不要離開我.......”

徐南枳渾身緊繃。

他強忍著抬手,一把捏住她的手腕,想要將她纏上來的胳膊甩開。

不料,陳晨的動作比他更快,在他想要甩開她的那一瞬間,她的唇就貼了上來。

直接親在了他的喉結。-